恶魔炽恋:冷酷首席的出逃妻

埋葬爱情8

埋葬爱情8

楚一航说过,这片海里还沉睡着其他的五枚“情人的眼泪”,不管是不是真的,那么她就把最后一枚也埋在这片海域吧,让它们最终团圆吧。

过了今天,他们各自转身,各自幸福。

悦悦木然的填着沙子,将那枚情人的眼泪严严实实的埋在沙子下面,从此也把她自己的心严严实实的包裹住,好好的保护好。

她也可以一个人好好过,她的心此后只留给自己看守。

做完这一切,悦悦起身绝然离开,单薄的身影消失在沙滩的夜色中。

楚一航不知道,他的悦悦曾来过这里,埋葬了属于他们的爱情。

悦悦也不知道,她爱着的男人也同样深爱着她,并且在她立志要忘记的时候疯狂的出现在这里找她。

夜色太浓,潮水声音太吵,海风太大……一切都在阻碍着他们的爱继续延续。

悦悦走回大路,掏出手机,看到有许多的未接电话,大多数是艾瑞克打来的,也有楚一航打来的。

手机快被打的没电了,悦悦怕艾瑞克担心,就回拨了一个电话给他。

“悦悦,你去哪了?我满世界的找也找不到你。”夹杂着吵闹的杂音,艾瑞克带着湿气的温柔声音急切的窜入耳朵。

艾瑞克已经整整找了半天了,再找不到悦悦他快要发疯了,他已经决定去警局报警了。

“艾瑞克,我没事,马上回去,我的手机快没电了,你不用担心我,我很快回家。”悦悦被艾瑞克这样关切的声音感动了,摒弃了爱情的她看起来神情淡淡的,但是很平和。

“好,我在家等你,路上小心。”艾瑞克终于跟悦悦取得联系,听到她要回家了,声音也很平静,他终于也放下心来。

“嗯,好。”悦悦收线,她招手拦了一辆出租车离开。

那一头,楚一航绕着沙滩不断的呼唤着悦悦的名字,在黑暗中乱走,担心像永无尽头的长河,冰冷的海水将要把他淹没。

忽然手机响了,是艾瑞克打来的,说悦悦没事,已经回家了。

心脏回归到原本的位置,楚一航跌坐在沙滩,这一刻真的是筋疲力尽。

……??……

伯格从警察的眼皮底下逃了,可是他知道,这一次的时间跟陈思雨脱不了干系,所以愤怒之下发誓一定要找到陈思雨,给她点颜色看看。

原来的住所是回不去了,又要躲着追债的,伯格不得不每天提心吊胆的东躲西藏,还要关注陈思雨的动向找她算账。

陈思雨这段时间不怎么露面,即便是出门也是跟楚一航一起,为了他们即将举行的婚礼做准备,很少有落单的时候,所以伯格一直没有机会,心里充满了暴虐和愤怒。

这天他到一家KTV会所包夜喝酒,躲了几天的伯格实在受不了东躲西藏有一顿没一顿的滋味了,所以想放纵一下。抱着侥幸的心理,觉得那些追债的和警察应该没那么灵敏能抓到他,所以他狠下心决定好好享受一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