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炽恋:冷酷首席的出逃妻

埋葬爱情9

埋葬爱情9

伯格一个人在包厢里吃饱喝足很是满意,半道出来上厕所,看见旁边有一个挺着啤酒肚的黝黑矮胖老男人非常的眼熟,仔细辨认了一下发现他就睡过陈思雨的那个林建业。

本来心里窜起怒火想好好痛扁林建业这个老色狼一顿的,然而就在动手之际想到最近正好没钱花,那就找林建业来弄些钱用用,伯格恶毒的转念,谁让这林建业不经过的同意就睡了他的女人,总该付出点代价的。

林建业酒喝多了,正憋得慌,可是巴巴的跑进厕所又尿不出来,真是……年纪大了毛病就多了,哪哪都不行了。

忽然发现身边的那个高大粗犷的男人老是用不怀好意的目光盯着自己,林建业浑身抖了抖,被人盯着看,他就更加尿不出来了,于是就拉上拉链洗手出了厕所。

没过多久,伯格也跟着林建业出了厕所。林建业年纪大了,体力不比年轻人,时间不早了酒也喝的差不多了,就告别同伴出了KTV会所。

摇摇晃晃的走出会所,外面漆黑一片,夜风一吹,酒精上头就醉意朦胧了,林建业还清楚自己开不了车所以掏出手机想要打电话找代驾。

此时也就晚上十点多,真正的夜生活才刚拉开帷幕,像林建业这种老人就该回去睡觉了。

伯格一路悄悄跟着林建业,发现他到了车旁没开门上车,反而掏出手机想打电话,也不知道他想联系谁。伯格想不管林建业想联系谁都不能让他打这通电话,要不然绝对会很麻烦。

于是就在林建业开始按数字拨电话之前,扬手狠狠把林建业劈晕了,找了他身上的车钥匙开门,把林建业扶着躺在车后座,伯格就驱车离开了这个地方。

车子朝着郊外偏僻的地方疾速驶去,林建业不知道真的醉了,还是伯格那一掌下手太重,总之一路上都没有醒过来。

伯格将车子一直开到郊外一大片杂草地中停下,这里是即将要施工的工地,目前只有几处类似废墟一样的石头房子,很多地方都已经崩塌了,没有人居住,这是伯格有一次经过时无意中发现的。

伯格停下车子就将林建业拖进石头房子,将重的像猪一样的林建业狠狠扔在地上,打开一瓶从林建业车子后备厢找到的矿泉水,喝了两口之后就全都倒在了林建业的脸上,头上……

“啊……好痛……”林建业忽然惨叫,顿时惊醒过来。

这时他浑身湿透,黝黑肥壮的脸上不知道是水还是油,瞪大一双恐惧的小眼睛,酒醉也彻底的醒了。他记起晕厥前有人在他颈后狠狠劈了一掌,他还没来得及喊痛就晕过去了。

“你是厕所那个人……你想干什么?”林建业不住的哆嗦,他认出伯格是在厕所看着他小便害得他嘘不出来的那个粗犷男人,顿时吓的不断往后退。

难道他是有预谋的?不知道是为钱还是为仇?

“干什么?”伯格不屑的看着林建业的孬样,阴鸷一笑,“你睡了我的女人,你说我想干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