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炽恋:冷酷首席的出逃妻

豪门梦碎8

豪门梦碎8

江渤海跟朋友礼貌性的点点头,就转过身对着江夫人,“他说了会来,你担心什么?或许是去接悦悦了吧?”

艾瑞克前两天已经带着悦悦回江家了,俩老对悦悦都挺满意的,也已经默认俩孩子交往的事情了。今天楚一航大婚,一大早艾瑞克就出门,说不跟二老一起来现场,他要先去接了悦悦再过来。

“你还不知道咱们这孩子,一会儿一个主意,我就是担心他拉着悦悦去约会了,不来参加婚礼了。”江夫人凑近江渤海小声嘀咕,说到底她对自己那个不定性的儿子还真的是没什么信心,越想越觉得艾瑞克有可能如她猜想的那样不务正业去了,可这死小子也不看看今天是什么重要的日子。

“那是你儿子,可是悦悦是个懂事的孩子,不会不来的,你就别操那个心了。”江渤海有些不悦自己老婆的罗嗦,说话虽然声音压低了音量的,可是表情很明显的不耐了。

“好吧好吧,我不说了。”江夫人也不说了,对孩子总是有操不完的心,可是就像老公说的,孩子已经大了,有自己的思想和主见,做家长的想再多也是无济。

突然,大家开始在位子上坐下来,交谈声也逐渐小了下来,大家都看着酒店通往草坪的玻璃门出口处,神情翘首以盼。

酒店外不远的公路上,伯格坐在车内,眼睛望着酒店的方向充满阴冷的愤怒,双手死死的抓紧方向盘,他怕一时控制不住会冲进婚礼现场大闹一场。

忽然伯格看到酒店的大门口又来了两辆豪华的车子,从第一辆车子上是前两天看到的那个小丫头楚悦悦和一个娘娘腔率先下了车。

然后走到后面的那一辆车,先是走下一个精神矍铄却满面不悦的老年男人,跟在楚悦悦身后的男人在后备箱取出一副轮椅,紧接着大家合力从车上抱下一个头发花白的老头子……

“糟了!”当伯格看清那老头是去美国治疗的楚卫民时,顿时暗叫不妙,看楚卫民的样子,根本不像外界传言的那样,重伤昏迷,这一刻伯格预感问题严重了。

他匆匆下了车,也跟着悄悄进入了酒店,准备伺机而动,心里暗暗着急,想要以最快的速度去通知到陈思雨这件事,她应该还不知道事情发生了变故。

内场草坪的婚礼现场,音乐声响起,楚一航携着陈思雨的手,漫步走在红毯上,缓缓前行。整个婚礼现场除了婚礼进行曲之外,大家都鸦雀无声,安静的看着一对新人走向已经等在红毯彼端高台上的牧师。

牧师眉目慈祥,白皙温润的脸上噙着真诚的笑意,花白的胡须和头发在微风中微微翻动。

“哎,婚礼都开始了,邵峰跟悦悦怎么还没到?”江夫人还是忍不住小声嘀咕了一声,却只换来江渤海的一个白眼。

牧师的声音温和慈祥,先是诵读了一段祝祷的经文,仿佛蕴含着无数的喜悦和慈悲,感染着在场的每一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