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炽恋:冷酷首席的出逃妻

豪门梦碎9

豪门梦碎9

“在这个难忘的特别的日子里,请允许由我来为你们的婚礼做见证,在上帝面前,在所有宾客的共同见证下,从今天起,你们结为夫妻。并承诺,以后无论顺境或是逆境,富裕或贫穷,健康或疾病,健康或忧愁,你们将永远相知相伴,不离不弃。承诺可以毫不保留的爱对方,以对方为荣,尊敬对方,尽你们所能供对方的需要,在危难中保护对方,在忧伤中安慰对方。与对方在身体心灵上共同成长,并且承诺将对对方永远忠诚,疼惜对方,永永远远,直到生命终止。”

说着,顿了一下,牧师看向楚一航,用悲天悯人的声音问道,“楚一航先生,你愿意娶陈思雨小姐为妻吗?以后福祸相依,一生不离不弃?”

楚一航怔怔的听着,扪心自问牧师说的每一个关于婚姻的要求他是不是做得到。

做不到,因为对象是陈思雨而不是悦悦,所以他做不到。如果眼前要跟他结婚共度一生的对象换成是悦悦,那么他就一千个一万个愿意了。

“楚一航先生?楚一航先生?”牧师等了许久都等不到楚一航的回答,不由的出声,好心的提醒他。主持了这么多年的婚礼,还是头一次遇到新郎在进行结婚誓词的注意不集中开小差的,难道新郎是睡着了吗?

楚一航听到牧师的声音抬眸恍惚的看着他,却没有回答他的问题,只是这么冷冷的,静静的站着。他实在没办法心甘情愿的说出“我愿意”这三个字,他的脑海中不断的重复着跟悦悦在一起的片段,不管是悦悦的微笑还是眼泪,都无法让他心甘情愿的说出“我愿意”这三个字。

他抗拒着,纠结着。脑海中、眼睛里不断的浮现着悦悦流着泪伤心欲绝的哭泣以及她听闻自己要娶陈思雨时的仓惶无辜的眸子,他的心被这无形的哭声揪的紧紧的,狠狠的抽痛着。

可是……陈思雨苍白的脸,得知癌症复发事的无助又让他彷徨,他在两个女人之前游移撕扯着。

楚一航的沉默引起了在场所有的观礼宾客的猜疑,大家开始窃窃私语起来,婚礼现场有一些小小的混乱。

牧师尴尬的擦擦额前的汗水,第一次遇到这种突然状况,他都不知道该怎么处理。这不会是担任神圣的职业生涯中的一大败笔吧?不要啊,他都快退休了,可不想临老了还要入花丛。

“一航……”陈思雨小声而慌乱的轻轻推了推楚一航的手臂。他长时间的沉默以及周围人群的议论都让她变的不安起来。

眼看着她就要步入幸福的殿堂了,可是她不想到最后了才被告知她梦想中完美的婚礼其实只是南柯一梦。

“我愿意……”楚一航看向身边美丽动人的新娘陈思雨,深邃的眼中是纠结过后的木然和平静,声音轻的不能再轻了,可是这是早就决定了的事情。

陈思雨,他非娶不可,悦悦……也已经被他伤害的体无完肤,再也不可能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