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炽恋:冷酷首席的出逃妻

千里追逃妻6

千里追逃妻6

楚一航皱眉,“悦悦,不要这么逼自己,你不是超人,你有害怕的权力

“我说了,我不怕了,不怕了,我不需要你的同情……!”

楚一航一把拽住悦悦,将她的身体转过来,逼着她面对他,“悦悦,你可以害怕,真的。”他哄着,声音低沉柔和。

“不可以,不可以!”为什么,他总是能看透她心底想的东西,喜欢的,在乎的,害怕的,总是能戳中她的软肋,悦悦摇头,“我不可以害怕,不可以!”

不可以不害怕,不是不害怕,她怕的厉害,只是逼着自己去克服。楚一航的双手捧住悦悦的脸,低头,薄唇一点点吻去悦悦脸颊上的泪,她的坚强让他心疼,她的眼泪一滴滴落在他心坎儿里,酸涩,滚烫,想好好的保护她,给她一个温暖的怀抱去依靠。

他的吻,温柔中带着怜惜,移到了她的唇边,轻轻的吻着,他的手从她的脸上慢慢向下来到她的腰际,紧紧抱住,“悦悦。”他低喃,吻变得越来越炽热。

悦悦双手推他,却被他一把抓住,藏在手心里,用力一拉,迫着她搂抱住他的腰,结实的腰,充满力量。悦悦想松手的,可是一刻的犹豫后,最终却是紧紧抱住了他。

他的呼吸变得浓重,他的手急切的在她身上摸索着,悦悦觉得身体在燃烧,理智在屈服,沉沦。她在做什么,为什么不推开,为什么不反抗,为什么还会渴望他的亲吻,抚摸,渴望他抱着她,渴望他的唇吻过冰凉的蛇游移过的地方,将那冰凉的恶心感一点点驱散。

她被楚一航抱起放在桌上,她的脑袋混乱不堪,是她的心在沉沦,还是孤独了太久,寂寞了太久,需要这样一个怀抱?身上的睡衣,被楚一航拽了下去,一阵寒意,悦悦陡然清醒过来,不该这样的,不该这样的,她想要拒绝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他的坚硬已经闯了进去。

“悦悦!”他动情的喊她。他动作轻柔,极尽全力的带领她享受两性之间的欢愉,他压抑着,低吼着,粗喘着,她随着他发出细细碎碎的****,在夜色里,那样暧昧。

她已经不知道自己这么久坚持的东西倒底是什么,有什么意义?她开始迷失,开始不懂自己,当极致的欢愉后,她的脑袋放空,一片空白……

早上悦悦在楚一航怀抱里醒来,她像一个婴儿一样蜷缩在他的怀里,她的腰被他的手臂紧紧搂着,她的眼里满满的都是他,被他睡着的容颜填的满满的。

昨夜的一幕幕在脑海里回放,悦悦头疼不已,她放纵了自己,难得放纵,而且对象还是楚一航,做也做了,想太多也没用。

悦悦窸窸窣窣的起床,楚一航竟然没有醒来,昨夜肯定累坏了。悦悦洗漱后,没来得及做早饭,便匆匆出了家门,向店里奔去。

小兰和悦悦打招呼,刚要转身去忙,却看到什么怪异东西似得,一脸暧昧的道:“老板,昨夜战况是不是很激烈啊?啧啧,很不温柔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