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炽恋:冷酷首席的出逃妻

千里追逃妻7

千里追逃妻7

悦悦满头黑线,这也能看出来啊,一定是诈她,“没有的事。”

“那你脖子里又红又大的草莓是哪里来的,你自己种的吗?”小兰哼了一声,转身离开。

悦悦急忙掏出小镜子一看,差点晕倒,只见脖子上的吻痕在向她招摇着,悦悦懊恼的捂脸,怪不得刚才公车上,会有人投来那种暧昧的视线,丢死人了,楚一航这个混蛋生怕人不知道她一夜放纵吗?这下好了,认识的不认识的都知道她昨夜干什么好事了。

悦悦跑到小兰身边,伸手就去剥削小兰脖子上围着的丝巾,小兰抵死不从,悦悦急道:“借用一下明天归还。”

小兰心里的眼泪哗哗的掉,那是她老公买来的,被悦悦围上,感觉自己老公缠在悦悦脖子里了,呜呜,“还我老公。”小兰哭泣。

“乖了,明天还你哈。”悦悦利索的把丝巾系上,大功告成,正要去吧台里面的时候,楚一航来了,神清气爽的向她走过来,悦悦一阵紧张,急忙跑进里面的厨房,可没想到的是楚一航也跟了进来。

悦悦忙碌着,楚一航就在她身边看着,悦悦觉得阴风阵阵啊,他站在这里面太占地方了,悦悦随即道:“你怎么不去招呼客人。”

“昨夜……”

“你不用道歉。”悦悦急急打断楚一航的话,“我们……我们都是成年人,**,各取所需,很正常,是不是,所以,不要再提了,ok?”

楚一航的眸子寒到了极点,“各取所需?**?”

“嗯,是吧,是这样。”悦悦低头和面。

楚一航身体靠上来,贴住悦悦的背,“那你现在还有所需吗?嗯?”

“没了……没了,你远一点,我没办法做事了。”

楚一航退开,伸手把悦悦身子转过来,看着她,最后拉起了她的手,把钥匙放在她手心里,“昨夜的事,我没想道歉,如果你说是各取所需,那就各取所需,我走了……再见。”

他转身走了,没有回头,悦悦手心里捏着带着他体温的钥匙,站在哪里久久无法动弹,只是看着他离开的方向,眼里闪过一抹什么。

楚一航走了,悦悦的生活又回到了一个人的日子。她将床单被罩都换掉,将卧室彻底打扫了一遍,也不再去开窗户。睡觉的时候会检查一下被子里的情况,一切安然她才会睡上去,只是睡觉的时候,会开一盏小灯,驱散黑暗带来的恐惧。她甚至上网查阅了如何捕蛇,以防这种突发状况发生,她一个人的时候,需要独自去解决。

可是,生活总是少了一点点什么东西,家里比以前安静了,坐在店里的时候,总会眼花,看到楚一航在和顾客交谈,悦悦会揉眼睛,闭眼休息。

小兰鬼头鬼脑的探过身子,盯着悦悦的肚子,“老板啊,你是不是有了啊,怎么一副没精打采的样子哇?!有没有嗜睡,胃不舒服的感觉啊?”

“懒得理你。”悦悦狠狠地白了小兰一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