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炽恋:冷酷首席的出逃妻

婚礼1

婚礼1

结婚这天,大摆宴席,楚一航是有头有脸的人,宾客自然少不了,而且,很多都是大人物。悦悦的心情真的是紧张复杂激动高兴,什么感觉都有了

悦悦紧张之余在休息室里和莎莎电话聊天,“莎莎,我是不是好傻,明明吃过他的亏,还是不长记性,又退回原地了。”

莎莎也很激动的道:“傻人有傻福嘛,你现在后悔也来不及了,也不能说退回原地了,起码,他深爱的那个人是你也愿意放下过往娶你了,嘿嘿。”

“莎莎,我有恐惧症,我好想溜掉啊,你接应我啊。”

“你敢!”

说话的不是莎莎,却是不知道何时进来的楚一航。悦悦吓得一哆嗦,把手机收起来,心虚的笑,“你怎么进来了?”

“我看看你在不在了,怕是一场梦。”楚一航蹲在悦悦身边,握住她紧张到冰凉的手,“悦悦宝贝,我终于可以娶到你了,不准你丢下我,知道吗

“我只是开玩笑的。”恐惧是真的,越到这会儿,心里竟然越不安。

悦悦挠着楚一航的手心,细弱蚊声的道:“可是,你的后宫很强大啊,哎,不知道我这个正宫能得宠多久的说。”

楚一航脸色黑白交错,“悦悦,相信我,以后我只有你一个。”

“书上说,宁相信世上有鬼,也不相信男人这张嘴……”

“沐梓悦!”楚一航已经在咬牙。

“好啦好啦,开玩笑啦。”悦悦顽皮的笑。这时张兰亭进来,一把拽住楚一航,“谁让你进来的,出去出去,这么急做什么,还怕跑了不成。”

悦悦附和着道:“就是就是。”

楚一航悻悻的出去。

婚礼终于开始了,悦悦和楚一航一对璧人,站在台上,耀眼夺目。悦悦像木偶一样被指挥着,又是拜拜,又是交杯酒的,又是要致词的,非常的混乱啊。

司仪不知道是谁请的,不知道多坏,酒过三巡的时候,要楚一航站在椅子上,悦悦拿着鸡蛋从楚一航左裤腿向上滚经过某一处在从右裤腿滚出来,叫什么滚蛋,悦悦不肯,那些人就瞎起哄。

结婚这一天,怎么闹都不过分,没大没小,没上没下。悦悦被推推搡搡的拿着鸡蛋,滚……那叫一个艰难,悦悦没做过这么囧的事,今天可都做了,鸡蛋滚完了,还有人提议要楚一航站在椅子上吐酒,让悦悦在下面接着喝

呜呜,悦悦好想哭啊,原来变态处处都会出现啊。早知道就旅游结婚了。还好楚一航出面,阻止了这种事发生。婚礼很热闹,热闹的有点让人吃不消,悦悦发现,楚一航有些朋友很疯,让人招架不住啊。

楚一航喝了不少酒,不知道会不会被抬着回新房,转战了几桌,楚一航终于光荣的倒下,宴席也结束了,悦悦和楚一航被送回了楚宅。

原本就是悦悦和楚一航住过的地方,只不过楚一航又重新装修过,焕然一新,有悦悦的构思在里面。虽然,他们早就洞房了n次了,可是今天住在一起,和以前的感觉不一样。

心情吧,那是一种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