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炽恋:冷酷首席的出逃妻

婚礼2

402.婚礼2

楚一航看似醉的不醒人事,悦悦却伸手捅了捅他,哎,起来了,人都走了,别装了咩!

楚一航睁开眼,双臂一伸把悦悦拽进怀里,一眨不眨的望着悦悦,悦悦老婆。他低喃,唇也一点点吻着悦悦的唇。

楚一航,唔……去洗澡啦,你好臭……

老婆,你该叫我老公才对,来喊一个听。他诱哄着,逼着,却又像是在撒娇。

不要。[ 恶魔炽恋:冷酷首席的出逃妻402.婚礼2

那我继续吻你。

老公……悦悦很是不习惯的喊了一声。不过感觉很不错哦。

好听。楚一航吻着悦悦的唇呢喃,我们一起去洗澡。

啊!悦悦低喊一声,因为楚一航已经把她抱起来,站在**,下地,向浴室走去。

珍贵的新婚夜,洞房夜,而且,从上次去找悦悦后,已经憋了很久,楚一航要给悦悦一个难忘的洞房夜,所以,洗澡的时候,只有暧昧,没有实质性的进展。

洗完澡帮悦悦吹干头发,悦悦竟然小媳妇一样,害羞的不敢看楚一航,因为楚一航的眼神火辣辣的,真是让人吃不消啊。楚一航看着悦悦羞答答的样子,忍不住想逗悦悦,老婆,有没有想过,我们要怎么洞房?

悦悦知道楚一航又想逗她,她终于鼓足勇气看他,一脸认真地说,我们挖个山洞住进去吧。

老婆,你学坏了。楚一航说完,一把将悦悦横抱起来,放在**,他的身体也压了过来,悦悦,我有东西送你。

什么?!悦悦好奇地望着楚一航,虽然被他压的有些透不过起来。

楚一航伸手打开床头柜,从里面拿出一个东西来,悦悦有点怔住,视线一眨不眨的望着楚一航手里的东西,那是楚一航之前送给她的钻戒,叫情人的眼泪。

可是,那最后一枚不是已经在她埋在海边的沙滩下了么?

你走了以后,我去海边,无意中被我挖出来了。

悦悦心里一阵得发酸,他干嘛要让她这么感动,一定要把她弄哭吗,忍着,今天是大喜的日子不可以哭,帮我戴上。

悦悦伸出修长纤细的手指,虽然手指上已经带着一枚钻戒了,可悦悦还是想把这枚有着珍贵记忆的戒指在这个特殊的日子戴上。

楚一航将小巧雅致的钻戒缓缓套上悦悦的手指,最后两个人都笑了,会心的微笑,带着甜蜜,两人的视线绞在一起。

楚一航将灯关门,只留下一盏充满迷幻色彩的小灯,屋子里朦胧一片。楚一航并没有急急的想要去得到悦悦而是低低的问:悦悦,医生说过了头三个月就安全了,我们洞房吧,我会轻一点的。

悦悦伸手捂住楚一航的脸,不知道啦……医生才不会交代这种事情吧?

楚一航的手握住悦悦的,邪魅的笑,温柔的笑,努力地让悦悦溺在他的眸子里,悦悦,可是今晚是我们的新婚夜,你可不能拒绝我。

悦悦红着脸,万一伤到孩子怎么办?[ 恶魔炽恋:冷酷首席的出逃妻402.婚礼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