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炽恋:冷酷首席的出逃妻

老婆要亲亲8

老婆,要亲亲8

楚一航张嘴含住了悦悦的手指,继而伸手抓住她的手吻住她的掌心,用下巴的胡茬子蹭她的皮肤,一脸凶恶的道:“胆子大了,竟然敢背着我有密码了,嗯?”

“哎,楚先生,你竟然敢对楚家宝宝的妈咪凶,将来我让bb代替我惩罚你。”

楚一航松开悦悦坐了起来,而后钻进被子里,去揪悦悦睡衣,悦悦急了:“哎哎,你干嘛,别打扰bb睡觉。”

“我得跟儿子道歉。”楚一航的声音低低沉沉的从被子下面传来,悦悦还没来得及说话,又听到楚一航说:“宝贝,老爸在跟妈咪闹着玩,不是真的凶妈咪,你不能误会老爸,知道吗?”

悦悦忍不住笑出声来,这一刻也觉得很温暖很感动,忍不住伸手抚注了楚一航的脑袋,掌心里他短短的发有点扎人,正要让他从被子下出来的时候,觉得楚一航的唇落在她的肚子上。

轻轻的,像一片羽毛,带着宠爱和小心翼翼,温热的呼吸喷洒在她肌肤上 ,一阵痒痒的感觉也顺着肌肤传来,悦悦忍住不笑了起来:“楚一航,很痒啊,别闹了。”

楚一航的吻不停下,悦悦的脸慢慢地泛起了红潮,楚一航的呼吸也变得浓重,抬头,唇落在了悦悦的唇瓣上,炽热地亲吻在了一起。

薄唇吮着悦悦柔软的唇瓣,灵巧而强势的舌有一下没一下的舔着她唇瓣,一阵嬉戏后,强势地撬开悦悦的唇齿钻了进去,准确地捕捉到她的丁香舌,吮着,带着悦悦的舌头探入他的口中。

他粗喘着松开了悦悦的唇,让悦悦侧趟,而他贴着悦悦的背躺着,唇落在悦悦耳边,声音暗哑的低喃:“老婆。”

“嗯。”悦悦恍惚的应着,也大口的呼吸着新鲜空气,心如擂鼓,怦怦乱跳,身体也好似着了火一样。

“让我进去,嗯?”楚一航低低沉沉的在悦悦耳边呢喃,唇也似有似无的吻着悦悦的颈项,势要让悦悦失控,疯狂,被他征服。

悦悦的脑袋此刻已经短路了,只是下意识地紧紧握着他不规矩的打手,不让他的手到处肆虐,傻乎乎的问:“去哪儿?”

楚一航忍不住有些失笑,也很满意悦悦被自己撩拨的已经没有了正常思维,邪恶的宰她耳边诱惑:“进去我很久没有进过的地方,嗯?”

悦悦终于反应过来楚一航话中的含义,心中一个激灵,急忙的要退出他怀抱:“不行,不行,楚一航,不带这样的,我不要!”

“我会很小心,而且只进去,不动,老婆,安慰我一下,嗯?”人的心理总是这么奇怪,越得不到的时候越是想要,这些日子憋着,心里要悦悦的念头疯长。

楚一航有点可怜兮兮甚至带着些恳求的话让悦悦心软了,可是,还是担心。虽然医生说过了三个月,可以有夫妻生活,只要不激烈就好,可她总是觉得不踏实。

悦悦没有拒绝没有同意,算是默许。

楚一航如愿以偿了,不过,不进去是折磨。进去是煎熬,楚一航觉得自己就是个悲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