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炽恋:冷酷首席的出逃妻

老婆要亲亲9

老婆,要亲亲9

悦悦也有点快要没理智了,楚一航也是,不过为了bb健康,两个人还是努力保持最后一丝理智。

不动,坚决不动。

悦悦感觉到楚一航身上细密的汗意,她手上他胳膊上的肌肤湿润一片,不知道这样过了多久,楚一航突然抽身离去,粗喘着躺在悦悦身边,感觉好像做了什么苦力活一样辛苦。

“面面。”悦悦回头红着脸望着可怜的楚一航。楚一航垂下眼帘看悦悦那副诱人的样子,坐了起来,绷着脸,很无奈的道:“迟早被你折磨死。”

悦悦很冤枉,很无辜的看着楚一航,这,这关她什么事,是他兽性大发好不好?乖乖睡觉不就好了嘛,非得这样折腾,这不是跟自己过不去吧。

酡红着脸,无辜的眼神,只能勾出楚一航更多的兽性,他觉得自己快要失去理智了,揪起被子将悦悦的头盖上,没好气的道:“看什么,睡觉。”

悦悦眼前一黑,拽开被子的时候,看到的是楚一航翻身下床,光溜溜地向洗浴间而去。估计又去洗冷水澡了吧,可怜的孩子他爸。

平静安详的猪妈妈生活被一通电话打破了,悦悦这天在家接到医院打来的电话。

“喂,楚先生吗?我是宋医生,是陈思雨小姐的主治大夫,今天早上我们发现她在卫生间里割腕,发现的时候已经停止呼吸了。”

悦悦的心猛的失去规律,一瞬间被一双无形冰冷的手攫紧,原来这一年多来楚一航一直有去医院照顾陈思雨,他对她还是有感情的是吗?

悦悦不停的深呼吸之后控制了情绪,然后在宋医生口中了解到,陈思雨半年前醒过来了,可是因为失去一条腿,又破了相,所以情绪一直很不稳定。有时候安静有时候激烈,楚一航偶尔会去看她,到医院缴费,可是没想到安静了几天的陈思雨今天早上自杀死在卫生间里了。悦悦虽然难过,可也为陈思雨感到惋惜,便跟宋医生说会把这件事告诉楚一航,这几天会去医院处理这件事情的。

晚上,吃过晚饭,悦悦跟楚一航回了他们的房间。

悦悦先洗白白,然后躺在了**看电视,没一会儿楚一航出来,银灰色睡衣,手里拿着毛巾擦着湿漉漉的头发,性感狂野。

“楚一航,今天医院的宋医生给我打电话了。”

“哦,说什么了。”楚一航手里的动作停顿了一下,而后继续擦头发,反应很平静,因为心里很坦荡。

悦悦忧虑道,“陈思雨死了,是自杀。”

楚一航闻言微微蹙眉,“她还是过不了心里那道坎,也罢,或许这对她来说是一种最好的解脱方法,明天去医院处理一下她的后事。”

悦悦静静的看着楚一航的表情变化,试探的小声开口,“你难过吗?”

楚一航愣了愣,随即摇头,“都过去了,已经云淡风清了。”真的,在他心里都过去了,陈思雨对他而言只是一个不相关的可怜人罢了。“我现在爱的是你,是我们的孩子,你信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