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炽恋:冷酷首席的出逃妻

老婆要亲亲10

老婆,要亲亲10

“恩,我信,所以我快乐,而且我会一直快乐下去。”悦悦起身抱住了楚一航,贼兮兮的笑着说:“没想到我家老楚同志挺善良也挺坦白的。你现在是我的人了,以后给本宫继续保持下去,知道没?”

楚一航在悦悦唇瓣上吻一下,一本正经的道:“知道爱你后我可是一直守身如玉。”

悦悦忍不住笑了,回吻了楚一航一下,突然想起前两天在莎莎脖子上看到的吻痕,她突发奇想的说:“楚先生,给我种几个草莓吧。”

楚一航满脸茫然,黑眸有些疑惑的望着悦悦:“什么?什么草莓?怎么突然想种草莓了?又调皮?”

“哈哈……”

看着楚一航满脸茫然的样子,悦悦觉得他好傻好可爱,忍不住笑了起来,笑得无法自抑。

楚一航被悦悦笑得慕名奇妙,将她放倒,盖上被子,严肃的命令道:“笑什么笑,睡觉!”

这一夜悦悦连在睡梦中都带着微笑的,一天的时间,原本沉甸甸的东西被人搬走了,楚一航是真的爱她,爱她肚子里的孩子。

她坚信爱,所以她会更加快乐幸福。

早上,悦悦带着愉悦的心情醒来,看到楚一航一脸神秘的从外面进来,已经洗漱妥当,穿戴整齐了,这家伙起这么早。

“早。”她习惯性的问。

楚一航已经走到床边,长臂一伸将悦悦抱了起来,向客厅走去,悦悦疑惑,忍不住问:“这是要干嘛?”

说话间,悦悦已经被楚一航抱到了阳台上。他弯腰将她放在了阳台的躺椅上,悦悦这才看到阳台上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一个长方形的花盆。

泥土湿湿的,刚浇过水,弥漫着一股泥土的气息。悦悦有点懵了,这弄的什么啊,忍不住望向了楚一航,问道;“什么时候弄的花盆,里面种的什么?”

楚一航微微皱眉,大手放在她头顶上,宠爱的揉了揉她的头:“你不是要我给你种草莓。里面种的是草莓,记得没事浇水。”

“哈哈……”悦悦不厚道的笑了,笑的眼泪都快流出来,她原本就是想着,楚一航只知道那叫吻痕,不知道吻痕还可以叫做草莓,没想到误会这么大,笑得上气不接下去的道;“楚一航……你真是太有才了……我真的是太崇拜了你,哈哈。”

楚一航再次被笑的慕名奇妙,忍不住冷下脸来:“悦悦,我生气了。”

悦悦站了起来,光着脚丫踩在他穿着拖鞋的脚上,使劲的憋住自己的笑,伸手勾住了他的脖子:“楚先生别生气,我只是觉得你太可爱了。谢谢你帮我种的草莓,我会记得浇水。”

使劲憋着说完,悦悦再也憋不住,头埋进了他怀里,笑得肩膀抖动,楚一航终于怒了,伸手捏住了悦悦的下巴,低头吻住了悦悦的嘴巴,让你笑。

是的。悦悦再也笑不出来了,嘴巴被楚一航封住,剩下只有暧昧的声音在无声流转。

一阵缠绵的吻后,他终于放开她。

悦悦再也不敢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