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炽恋:冷酷首席的出逃妻

老婆要亲亲11

老婆,要亲亲11

洗漱后,楚一航去公司,悦悦留下自己找乐子打发时间。

话说悦悦一想起楚一航的草莓事件,就忍不住想笑,笑过后是满满的甜蜜。

楚一航却是被笑得莫名其妙的,他能想象的到,种草莓绝对不是他理解的那样。看悦悦笑的那样就知道肯定不是什么好事。

来到公司,打开电脑,没有处理什么紧急邮件,而是在搜索里搜了几个字;种草莓是什么意思。

答案是;种草莓就是男人和女人在欢爱的时候,男人在女人脖子上或者别的地方留下的吻痕。

楚一航脸色窘了一下,最后忍不住笑出声来,越想,越觉得好笑。

想着他一大早让人送来的花盆和草莓种子,兴致勃勃的给悦悦种了那一大盆草莓,还抱着他郑重其事的去看,闹了半天,悦悦说是种草莓不是那么回事。

想想自己都觉得好笑,怪不得悦悦会笑成那个德行。吻痕就吻痕,还草莓,谁懂那是什么鬼东西。

不就是想要他亲她吗,不就是想要跟他爱爱吗,说的这么含蓄,晚上一定跟他算账。

楚一航根本没有等到晚上,下午三点就回去了,悦悦正在睡午觉。他将卧室的门反锁,免得有人闯进来打扰他惩罚这个女人。

去洗浴间简单洗漱了一下,而后来到床边,躺在了悦悦身边,吻着他的脸颊,她的脖子,吮着,吸着。

悦悦终于醒了,看到了一个脑袋埋在她的颈项里忙碌,而且,一双不规矩大手在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探入到她的衣服里。

他的唇又吸又咬,弄得她有点痒,又有点痛,而且,这是在婆婆家里,他不会兽性大发了吧,悦悦忍不住去推他:“唔……楚一航,你在干嘛啦。”

楚一航的手在悦悦身上作乱,惹是悦悦身体微微颤抖,唇移到她的脸颊上轻轻吻着,声音低沉暗哑的呢喃;“老婆,你不是想要吗,嗯?”

“我哪有……我才没有想要,快起来,别闹了,啊……轻点。”悦悦被楚一航咬了一下,听到房门外有脚步声经过,心脏那个乱跳,手急急的拍打着楚一航的肩膀。

“老婆,别这么害羞,我要种了……”楚一航说完,一把将悦悦宽松的裤子拽了下去……

除了拽裤子的动作不温柔外,别的动作都很温柔。一向以霸道和强热著称的吻也变得温柔的不可思议。仿佛她是一块上好的巧克力,在他的亲吻和中一点点的融化在他唇齿间,融化在他的灼热的手掌和火热结实的胸膛里。

他耐心的诱导着她,竭尽所能的做足前戏,让她顺利地接纳他的入侵。他的吻细细绵绵,仿佛涓涓流水。

动作轻轻柔柔,细细研磨,将也慢慢地带上了云端,燃烧,灿烂,晕眩,堕入了久违的欢愉之中,细细嘤咛。而随着她一起步入云端,低吼着呢喃着悦悦的名字,脑海中一片绚烂。

缠绵后,他贴着她的背抱着她,不愿出来。听着彼此的心跳声呼吸声,无声胜有声。许久后楚一航才起身,下床,将悦悦抱起来,向洗浴间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