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炽恋:冷酷首席的出逃妻

一夜缠绵2

一夜缠绵2

“唔……”楼驭西咬牙切齿的闷哼,他的双腿间已经支起小帐篷,他努力想要克制的这个女人带来的影响,但似乎效果不大。

没受伤的手依旧掐着她的脖子,但是很明显力道不如先前了,他不知道该推开她的魔爪还是继续任由她的握紧,那种极致的愉悦跟体内的燥火让他差点理智溃散。

“我真的没有恶意。”喉咙处的桎梏松开些许,白琴终于可以顺畅的呼吸,可是第一次做这样大胆举动的她还是忍不住羞涩,脸上的红晕不减反增,双手无意识的收紧没有松开的意思。

“松手!”楼驭西的眸色暗沉,晕染着风雨欲来的危险,他的气息不稳,咬牙切齿的厉声命令。

白琴这才意识到自己还抓着他的……心跳突突猛跳,想要松开的瞬间想到自己此行的目的,于是一咬牙,松开的双手快速勾住楼驭西的脖子,同时踮起脚尖送上香吻,闭着眼睛狠狠吻住。

体内的热浪几乎要将他焚烧成灰烬,楼驭西的手从白琴的颈部移到她胸前的柔软,狠狠揉捏,理智在这个青涩粗鲁的亲吻当中节节溃败。

受伤的左手揽住白琴的纤腰用力收紧,带着百合淡香的柔软身子顿时完全贴合在他坚硬如铁的滚烫身躯上。

瞳孔一阵紧缩,楼驭西在短暂的思想争斗之后便弃械投降,他反被动为主动,狠狠封住白琴柔软的唇,肆意惩罚,灵活的舌探入……

白琴嘤咛一声,整个人软软的挂在楼驭西高大挺拔的身上,从带刺的玫瑰变成温顺的小绵羊。

两人的贴近,血腥味更加浓重,楼驭西肆无忌惮的进攻着,白琴却不适的微微蹙起好看的黛眉,睁开迷离的眼,微微转过头,顺着血腥味的方向伸手探去,指间触及温热粘稠的**。

“血……”白琴趁隙张口咕哝一句,却换来楼驭西更加用力的桎梏,他的右手探入她的裙下,顺着丝滑柔嫩的大腿深入……

“唔……”白琴只觉得胸腔中有一团火越烧越旺,异样陌生的感觉扩散全身,令她渐渐丧失理智。

突然身体一凉,迷蒙的水润美眸恢复一丝清醒,白琴想起楼驭西左臂上的伤……

“啊……”一阵撕裂之痛让白琴瞠大双眸痛苦出声,淹没在深沉的黑夜中。

这样的痛呼声让已经被迷=药占领理智的楼驭西身体更加兴奋,他死死将挣扎颤栗的暖兮按在冰冷坚硬的墙上,狠狠入侵她那紧致纯真的地方。

撕裂的痛楚让白琴整张小脸布满痛色,她无暇的身子不受控制的抖动着,背后墙壁的冰冷让她皮肤表面爬满鸡皮疙瘩。

楼驭西低吼着的驰骋,白琴咬唇低低的闷哼,表情非常痛苦。

今夜是白琴十八岁的生日,为了这一刻,她已经整整等了十一年了,所以再痛她都咬牙忍着。

可是白琴不知道,从一个女孩蜕变成一个女人,过程竟会如此的疼痛。

身上的男子显然已经丧失理智,他像一只出笼的猛兽一样,不断的啃噬,不断的掠夺,尽情驰骋。

紧紧的咬住牙关,白琴痛的浑身哆嗦,可是她却笑着抱紧身上的楼驭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