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炽恋:冷酷首席的出逃妻

一夜缠绵3

一夜缠绵3

为了这一刻,她用尽各种方法,只身一人不远千里追到纽约,辛苦的学钢管舞跑到他经常会光顾的酒吧穿着令她面红耳赤的衣服跳舞,为的就是吸引他的兴趣成为他的女人。

今天,她豁出去了,狠下心买通酒保在楼驭西酒里下药,然后跟踪楼驭西。

“噢!”白琴闷哼一声,身上的男人粗|鲁的一顶,朝着她身体深处猛烈一冲,痛的白琴拉回思绪。

皱了皱鼻子,白琴嘀咕道,“你真粗鲁,不知道人家是第一次嘛,就不能轻点……”

身上的楼驭西显然根本没在听白琴的抱怨,他被猛烈的情药迷住了心智,只是发泄着身体里熊熊燃烧着的那一团火,根本看不清身下的女人的脸,只是觉得身下的女人有着一副令他迷恋上瘾的曼妙身子,紧致美好的让他沉沦。

朦朦胧胧的,楼驭西抱紧身下的女子猛烈的冲撞。

“噢,天哪,皮特到底给这家伙下了多少分量的药啊?”白琴痛的的忍不住哀嚎。

白琴稚嫩纯洁的身体被下了药迷失本性的楼驭西狠狠的蹂|躏了许久,最后发泄完毕昏厥过去。白琴不得不颤抖的穿上衣服背着健硕高大的楼驭西走了三条街去酒店开|房,帮他包扎伤口,并在天刚亮就忍着疼痛和不适赶在楼驭西醒来之前悄声离去。

他就是她的救命恩人,很多年前就种在她心底,她爱他,无关其他任何事,只是因为他是他。

白琴也不想造成楼驭西的负担,她只是想要做他的女人,一夜就好。

热力强劲的阳光照在楼驭西英俊冷峻的脸上,睡着的他没有醒着时的锋利,显得柔和不少。

突然一阵急促的手机铃声响起,一向警觉的楼驭西猛然从**坐起,看着窗外的太阳猛地想起错过的飞机。

该死,他居然那么大意,被人下了药,还跟一个陌生的女人纠缠一夜,是她刻意设计还是意外暂时不得而知。

揉了揉发疼的太阳穴,楼驭西接起电话,还未开口,好友卓立青的抱怨声就吧啦吧啦的传到耳朵,让原本就头痛不已的楼驭西更加的头昏脑涨。

“哎呀,我昨晚约会太晚忘了你凌晨登机去中国的事了,错过给你送行了,你可别见怪呀……”

一长窜的罗嗦轰的楼驭西脑袋嗡嗡直响,他皱着眉头,嗓音沙哑道,“我还在纽约,昨晚没走。”

被人下药,他搂着一个看不清脸的陌生女人纠缠一晚,还错过了回国的飞机。虽然看不清脸,但是身下女人的紧致和曼妙让他疯狂了一整夜,到现在都还忘不了那种极致驰骋的刺激感。

“什么?大哥,你没上飞机这是在哪呢?”卓立青从凌乱的大床一跃而起,他是美籍华裔,从祖父那一代就已经移民美国了,在纽约一带也算小有名望了。

“出了点意外,就没走。”楼驭西看了一眼豪华陌生的房间样淡驭西开口。

用肩膀夹着手机通话,卓立青手脚并用的快速穿上衣服,“你在哪里?我马上去找你。”

“不用了。”楼驭西想了想,淡淡开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