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炽恋:冷酷首席的出逃妻

交错而过

交错而过

回国对他来说,是事不宜迟,迫在眉睫的事情,至于昨晚是谁陷害他……那就交给立青去处理吧。

“你帮我查出昨晚谁在我酒里下药。”楼驭西冷然开口。

“啊……”一句话,顿时惊的卓立青瞪大双眼,“谁这么大胆敢对你下药?老兄你没事吧?被劫财还是劫……”色……

“不要啰嗦,不该问的别问。”楼驭西冷冷一哼。

“兄弟你放心,我一定帮你把下药的倒霉蛋找出来,你放一百二十个心吧,回去做你的大事,这里的垃圾由我帮你清扫干净。”卓立青一拍胸脯保证。

中国H市国际机场

白琴重新踏上这熟悉的地界,深吸一口气,仅仅两个月的时间竟有种恍如隔世的感觉,可是她深深的知道,那种每天一睁开眼就费心跟着楼驭西脚步的日子已经一去不复返了。

前一晚在楼驭西身下那种疼痛并快乐的感觉还历历在目,甚至她的身上还沾染着他独属的冷冽气息,可是……这一次错开,或许就是一辈子了。

伸出修长纤细的手指,白琴五指穿过漆黑柔顺的长发,顺了顺被风缭乱的发丝,随即拉着手提箱往机场的出口处走去。

楼驭西戴着黑色的墨镜,挡住了俊脸的大部分,一袭深色系的昂贵西服,薄唇紧抿,透着一丝残酷的意味。

没有人看得到他墨镜下那一双深不可测的漆黑瞳眸闪动着冷酷肃杀的恨意,终于又回来了,当年的那些人……一个都别想跑。

人潮耸动,那些看到来接自己旅客们高兴的打着招呼,有的还激动的拥抱在一起……

楼驭西漠然的看着,心中没有丝毫的波澜,凝眸眺望,看到机场大门外的对面马路上站着来接自己的助理和司机,他抬步向前。

“琴丫头,宝贝。”白宇霆看到自己离开了整整有两个月的宝贝女儿终于出现在机场的出口处,忙激动的招手出声。

“爸爸。”白琴拉着行李箱一阵风似的跑向一如既往慈爱了十八年的亲切容颜。

风,扬起白琴的长发,在半空俏皮的舞动。

楼驭西戛然止步,侧身避过面前急速奔跑的女孩以免相撞,带着淡淡百合香气的发丝在空中舞动,从他高挺的鼻梁上撩过,微微的麻痒。

这味道……很熟悉。

楼驭西有一瞬间的怔愕,昨晚的女人,她的身上似乎也有这种若有似无的淡雅香气。

侧首,楼驭西几乎是下意识的,想要看清女孩的长相。

可是举目望去,是能看得到女孩纤瘦的背影,纤细笔直的背脊,以及那一头墨黑如瀑的及腰长发,发丝在清风的撩动下俏皮飞舞。

收住好奇心,楼驭西淡漠的走出机场出口的大门,矫健修长的双腿快速走向自己的司机。

仅仅只是巧合的相似罢了,并不值得他浪费时间,此刻他还有更重要的事情等着他去做。

天气晴朗,万里无云,空气中飘散着淡淡的樱花香。

国际机场外的公路上,一辆深色加长的商务车和一辆白色的家用轿车交错而过,朝着相反的方向驶去。

两条原本平行的线忽然改变了轨道,有了相交点。

是缘还是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