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炽恋:冷酷首席的出逃妻

最爱是杀父仇人6

最爱是杀父仇人6

接到白宇霆电话的两天后

白琴挺着即将的大肚子,拖着行李箱火急火燎的冲进家门,却从家里佣人口中得知爸爸已经不行了,医院已经连下三张病危通知书了。

白琴的心一颤,心脏急促收缩,腹部也一阵阵闷痛蔓延开来。

白家的佣人震惊惶恐的瞪着白琴大腹便便的肚子,小声道,“大小姐,你没事吧?”怎么大小姐离开没多久就挺着这么大的肚子回来呢?也太……诡异了吧?

白琴什么都听不到,只觉得耳朵嗡嗡作响,脑子里似乎有飞机在轰炸,轰隆轰隆的不断重复着,阻止她接受外界的任何讯息。

忽然扔下手中的东西,白琴转身大步朝外跑去,捧着臃肿笨重的肚子,一路急喊,“老韩,老韩……快送我去医院。”

以最快的速度赶去医院,白琴一路沉默着,一句话都不说,她以为爸爸只是身体不舒服,却没有想到会这么严重,严重到要连下三张病危通知书。

是病危通知啊……

前两天爸爸不是还思路清晰的跟自己打电话么?怎么就变的这么严重了呢?

爸爸,爸爸,你等等我,琴丫头还没有好好孝敬你呢,你怎么能说走就走?

白琴一手扶腰一手护着肚子,刚出电梯,就看到一群医生、护士从他身边像旋风般掠过。这样的场面在医院司空见惯,她也不惊讶,可当她看到他们进入的房间时,身子猛地一颤,差点坐在地上。

白琴疯狂跑向病房,两个护士拦住她,几个人推着白宇霆的病床迅速向急救室跑去。等他们进了急救室,两个护士才放开白琴,把她强行按到凳子上坐下。

她们究竟说了什么,白琴完全没听到,木然地坐着,盯着急救室的门。

爸爸的得力助手张世凯和季天漓,还有继母王雅君跟没有血缘关系的姐姐安雪……都出现了,默默地坐到白琴的身边,不知是谁轻轻叫了声“白琴”,就再也说不出话来。

白琴茫然的坐着,嘴里一直喃喃自语:“我还没准备好,我还没准备好……”

很久之后,急救室的门打开,白琴立即跳起来,却没有勇气上前。张世凯和季天漓交换了一个眼神,上前扶着白琴上前去看白宇霆,王雅君跟安雪去和医生交谈。

白宇霆身高一米七八,体重一百五十斤,算是标准的魁梧汉子,可如今病**的他看上去也许只有一百斤,每一次呼吸都似乎要用尽全力。

白琴蹲在他床前,握住他的手,贴在自己的脸上。

远处王雅君和医生的交谈断断续续地传进白琴耳朵,“……病人的心脏已经严重损坏,内部器官已经大部分都衰竭……病人的意志力非常坚强,他现在全靠意志力在维持生命……会很快,要有思想准备……”

白宇霆努力睁开眼皮,看清面前的白琴,眼睛顿时一亮,可是疼痛却折磨的他皱起整张脸。

白琴俯在他耳边叫:“爸爸。”

白宇霆想笑,想要开口说话,可是张口却无力发出一点声音,看到白琴身后的两个男人,他激动,痛苦,绝望。

白琴抱着白宇霆,想哭,却只能微笑。

白宇霆凝视了白琴一会儿,眼中似有千言万语,却无法诉说,最后又昏迷过去。

白琴一动不动地守在爸爸的病床前,因过度伤心疲惫趴在床畔睡着了。

忽然一阵悚然的冰冷气息袭来,本就睡的极不安稳的白琴从噩梦中惊醒,对上一双阴沉深不可测的墨绿色眼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