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炽恋:冷酷首席的出逃妻

最爱是杀父仇人7

最爱是杀父仇人7

看到这个本该欣喜若狂、朝思暮想的深爱身影白琴却一瞬间被死亡的阴影和恐惧围绕,心脏差点停止跳动。

“你干什么?”白琴着急的站起身,因怀孕浮肿的双脚微微发麻差点摔倒在地,她凄厉的出声阻止楼驭西骇人惊悚的举动,像老鹰抓小鸡一样的张开双臂护在昏迷的白宇霆病床前,阻止楼驭西伸手摘白宇霆氧气罩的举动。

这一刻,心颤抖着,也在滴着血。

她最爱的人,正在伤害她最亲的人,这叫她的付出了这么多年的深刻爱恋情何以堪?

楼驭西冷冷盯着眼前这个神情紧张痛苦的女人,墨绿色深沉的眸子扫过她高高隆起的小腹,那张梨花带泪的绝美清丽脸蛋让他觉得似曾相识。

楼驭西恨意深沉的盯着病**苟延残喘的白宇霆,一字一顿冰冷开口,“今晚,就是他的死期,他必须为他的所作所为付出代价。”

“不,我求求你……”白琴慌乱无助的视线绕过楼驭西看向他身后神情同样驭西然的季天漓,眼泪婆娑的求情,“天漓哥哥,求你帮帮我,帮我求求他,放过爸爸吧……”

季天漓眼神一闪,看了一眼浑身散发着嗜血煞气的楼驭西,终究还是沉默着别过脸去。

“为什么?这到底是为什么?”白琴绝望的扬起美丽的小脸,一双带泪的秋水剪眸充满不解的困惑,“爸爸突然病危,也是你们所为……对不对?”

突然,她好恨,恨楼驭西的冷酷无情,更恨自己的无能。

突然一阵尖锐绵长的剧痛从心脏处传来,压抑沉闷的,白宇霆觉得喘不过气来,从沉睡中倏然睁大双眼,双眸充血,双手紧紧拽着身下的床单,死死的,青筋暴起。

“爸爸,爸爸,你怎么了?爸爸,你是不是有什么话要说?”一旁的白琴见状马上起身,吃力的拖着笨重的身体凑上前。

“唔,唔……啊……”白宇霆惨叫一声,面部酱紫呈灰白色,身体挺的直直的,还在做垂死挣扎般的不停抽搐,混浊的眼珠子不动了,直直的瞪着白琴背后的楼驭西。

“爸爸!”白琴吓的尖叫,“医生,医生,救命!”

白琴惶恐的看着爸爸痛苦又不甘心的模样,吓的大叫,她的心随着爸爸的动作一抽一抽的,腹部一阵阵**抽搐,腹中的孩子似乎也感受到她的惊恐也开始不安的乱窜。

“不用叫了,不会有人进来的。”楼驭西带着恨意的森冷声音响起,在空荡荡的病房显得尤其嗜血恐怖。

上前一步,楼驭西不耐烦的扯开白琴,弯身上前,修长的手指已经扯掉白宇霆的氧气罩,而后移到他苍老酱紫的脸上。“即使死,也还不清你欠下的血债。”

白琴被楼驭西一扯,笨重的身子差点摔倒,好不容易稳住的她马上上前拉住他的袖子,阻止他残忍的举动。

“不要,我求你了,爸爸已经没有多少时间了,你就让他平平静静的去吧……”白琴苦苦哀求,不顾尊严,只求能让爸爸走的安稳一点。

“滚开!”楼驭西用力一甩,白琴顿时失去重心往后栽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