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炽恋:冷酷首席的出逃妻

最爱是杀父仇人8

最爱是杀父仇人8

“唔唔……”白宇霆痛苦的呜咽挣扎着,知道自己即将面对什么,可是他更心痛女儿的遭遇。

“砰!”一声闷响,白琴摔倒在地,要不是季天漓好心扶了一把,恐怕她摔得更重。

可是此刻她没时间感激,拖着笨重的身子,忍着腹中一阵阵胀痛,她艰难的爬到楼驭西脚下,抱着他的大腿苦苦哀求,“不要不要……放过爸爸,我愿意代替爸爸接受你的任何惩罚,只要你放过爸爸!”

腿被拉住,无法前行,楼驭西转头对着脚下狂乱害怕的女人不屑冷哼,“为了一个垂死之人,值吗?”

“值得的,为了爸爸,做任何都值得的。”白琴哭的泣不成声,透过氤氲水雾的眸子瞪着楼驭西,心脏漫出的酸楚疼痛像被催生的藤蔓,枝枝叶叶疯狂地延伸至四肢百骸,这就是她无怨无悔爱了很多年男人,那么的无情,残忍……

这个男人哪怕有一刻对她温柔,她都会觉得她所坚持的爱是有意义的,低头看着一阵阵胀痛撕扯的腹部,那里是他们的孩子,可是她孩子的爸爸却要亲手杀死她的爸爸,她的人生为什么会这么可悲?

“我杀他,是因为他该死,用不着任何人替罪。”楼驭西冰冷不耐的说完,就一脚踹在白琴的胸口,连带踹碎了一颗爱着他的心。

“唔……”白琴闷哼一声,无力的趴在地上,皱眉努力缓释这痛彻心扉的疼痛,一丝殷红的血丝缓缓溢出唇角。

“啊……”病**之前的白宇霆突然张口发出沙哑奋力的叫声,十指掐着身下的床单,身体颤抖着挣扎。

“爸爸……”白琴痛的连呼吸都不敢用力,惊恐的目光对上白宇霆痛苦扭曲的脸。

楼驭西冷眼看着白宇霆的痛苦,墨绿色深沉的眸子绽放一抹嗜血的快意,他就是要亲眼看着他死。

“不要,求你……楼驭西,就算看在孩子的份上,求你饶了爸爸……”白琴痛苦而缓慢的喊出那个深深刻在心尖上很多年却从没有喊出口的名字,深情中透着心力交瘁的酸楚。

闻言,楼驭西微微皱眉,电石火光之际,他忽然反应过来白琴说的什么意思,蓦然瞪着一副吃人的眸子,“你说什么?”

“孩子……我们的孩子……看在孩子的份上……”白琴感到小腹一阵阵紧缩,低头一看,双腿间血流如注的血色令她惊恐的瞪大双眸。

“那晚是你,该死的女人……”楼驭西咬牙怒道。

这是白宇霆的连接心脏的心电图仪器发出一声“滴”的长鸣,白宇霆粗沉急促的呼吸停止,死不瞑目的瞪大一双发白僵直的眸子。

楼驭西回头看了一眼停止心跳的白宇霆,随即看了一眼躺在地上陷入绝望恐惧之中的白琴一眼,深沉的眸光一闪,停滞三秒之后就毅然决然的和季天漓一起离开病房。

白琴浑身僵硬的趴在地上,看着死不瞑目的爸爸,忍受着腹部一阵阵撕裂的胀痛,冷汗自身体内部发出,细细密密的浮在肌肤表面。

就这样,无法接受打击的白琴静静的站着,消化着爸爸已经死亡的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