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炽恋:冷酷首席的出逃妻

最爱是杀父仇人9

最爱是杀父仇人9

白琴想哭,她想害怕的大叫,可是她一句话都喊不出来,一滴眼泪都流不出来。

努力的爬到床边,白琴的手一动,颤抖着抬起来,轻轻地抚摸着白宇霆满是皱纹的脸,冰冷的感觉从指尖渗透到血管,又迅速弥漫到全身。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王雅君等人都来了,耳边开始传来哭声。

“爸爸……”用尽了全部的力气,白琴才拼命挤出这么一句沙哑微弱的称呼。

身体轰然倒下,幸好身后一双温暖的大掌扶住了她,白琴大口的喘气,回头对上张世凯担忧怜悯的眼眸,感受着腹部一抽抽的阵痛,困难的开口,“好痛,孩子……”

身下不断涌出水状的**,她的羊水破了,孩子居然提前半个月来临这个世界了。

白琴不敢用力的呼吸,因为那种无法言喻的痛楚已经袭卷淹没了她,连呼吸都浸染着血腥的痛。

阵痛越发强烈,白琴心中的哀伤也更加浓烈,爸爸被最爱之人亲手杀死的这一天,她跟他的孩子却降临这个世上,这到底是什么世界?

眼前一阵阵发黑,连日奔波顾不得吃饭的白琴精疲力尽了,终于熬不过新一波的阵痛,跌进张世凯怀里昏死过去。

“白琴。”张世凯看着白琴身下不断晕染扩大的鲜红皱眉呼唤。

“别愣着了,你看不出吗,她要生了。”一直沉默淡驭西的安雪却在这时挤进人群推开张世凯,“快叫医生,马上送她去手术室。”

狂风席卷着乌云,黑暗笼罩着大地,外面大雨滂沱,黑夜阴暗的诡异。

医院的抢救室

“快,她失血太多了,血压正急剧下降,马上为她输血!”

“糟糕,她的心率不断下降,连40都不到了,心脏出现休克的现象……”

“病人陷入昏迷,不能顺产,马上剖腹,先保住她的性命要紧!”

嘈杂的声音,痛到极致的身体,让白琴缓缓的昏厥中醒过来。

她觉得自己的五脏六腑仿佛正被一双尖利的爪子给狠狠撕裂,尤其是她的腹部,更是刀绞一般疼痛。

映入瞳孔的发白的天花板,还有吸入鼻端的消毒药水味道,穿着白衣不停忙碌的医生和护士们,让她的记忆逐渐清晰,一幕幕血淋漓的现实浮现脑海……

唯一的亲人,最疼最爱她的爸爸,刚刚永远的离开她了,她甚至没有来得及跟上他说上最后一句话,只看到了他临死前愤怒不敢的绝望眼神。

而杀死他的人,是她深爱了多年的楼驭西。

心,痛,痛的不能呼吸!!

她的面色极其苍白,神情凄迷,眼底闪烁着各种复杂的光芒,那么浓烈的哀伤,而更多的还是深深的绝望,和对爸爸深深的愧疚。

一长串的泪珠滑落,染湿了她卷密的羽睫,顺着眼睑一点点下滑……

缓缓的闭上疲惫的眸子,她的小手攥紧了染满血液的床单,在心里轻轻的呓语:对不起,宝宝,不是妈妈不要你,妈妈实在是无能为力了,妈妈爱你,很爱很爱你……

突然,锐利的剪刀,划破肚皮的声音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