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炽恋:冷酷首席的出逃妻

最爱是杀父仇人10

最爱是杀父仇人10

白琴只觉得自己绝望疼痛的心,还有被剪刀划开的肚子上的疼痛,就像凌迟一般,疼得她几乎透不过起来,她微弱的呼吸,几乎都要停滞……

死了吧,让她这个不孝的女儿死了吧,她害死了妈妈,又让爸爸死不瞑目。

她真的无法面对,最爱的人杀死了最亲爱的爸爸……

扬起一丝美丽的微笑,白琴在极致的疼痛中再次陷入了无边的黑暗,而当她闭眸的刹那,一声嘹亮的婴儿啼哭声响彻了整个病房!

“生了,终于生了,老天,真是个奇迹,竟然是个健康的男婴呢……他……”一个医生小心翼翼的托着个那个刚降生的婴儿惊叹。

一个医生给孩子清洗打预防接种疫苗的之后就穿上婴儿衣服,另一个医生给昏迷的暖兮快速缝合。

突然,手术室的门被推开,走进来一男一女两个人。

“你们是什么人,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吗?怎么能随便乱闯?”其中一个抱着孩子的医生不悦的出声喝斥。

美艳的女人将手中一包百元大钞扔在手术台上,噙着优雅却冰冷的笑意,她回头看了一眼身后的张世凯,又睨了一眼手术台上刚做过剖腹产陷入昏迷中的白琴,看着她绝美却苍白的容颜,她邪恶勾唇,“你嚷嚷什么?吵到病人可不好了。”

冰冷空旷的手术室里,两个医生,一个助产士外加一个护士,被安雪邪恶傲慢的态度弄的有些莫名又有些心惊。

十分钟之后,孩子和白琴一起在手术室里失踪,从此下落不明。

可奇怪的是,根本没人问起这件事情,就像从来没有发生过一样。

半个月之后

白琴带着孩子华丽回归,她想要拿出属于她的一切,可是唐心珠宝被楼驭西吞并已是无法变更的事实。

豪华的客厅,白琴怀抱着沉沉睡去的小小孩子,绝美的脸上一片死灰,她厉声质问,“你凭什么,拿走白家的产业?你害死我爸爸还不够吗?”

声音太大,吵到了怀中熟睡的孩子,顿时小家伙睁开眼发出洪亮的声音。

“哇,哇,哇……”孩子被惊吓到大哭起来。

白琴微微皱眉,转身递给身旁默不作声的王雅君,楼驭西冷眼看着这一切。

睁开眼睛的小家伙赫然长着跟他一模一样的墨绿色眼眸,楼驭西匆匆一瞥之下心念一动。“孩子去做DNA,如果确属我的种,你就可以成为楼夫人,享受荣华富贵的安逸下半生。”

他没有忘记,那一夜她曼妙紧致的身子令他发狂,既然她都为他生下儿子了,他不介意为了儿子给她一个名分。

白琴显然没想到他会这么决定,绝美的脸上闪过错愕,可是却沉默了下来没有出声拒绝。

嫁给他,绝对比夺回白氏企业要划算的多,以后的人生也会更舒适。

“你放心,这孩子绝对是您的儿子。”一旁的王雅君见白琴不说话,马上急切而怯懦的开口。

楼驭西视线从王雅君的脸上移到已经安静下来的孩子的脸上,沉默着看着。

王雅君上前递过孩子,轻声讨好道,“孩子很像你,尤其是是眼睛,那颜色……跟你真是一模一样呢,孩子没取名字呢。”

楼驭西伸手摸了摸孩子柔嫩的小脸,沉吟道,“以后就叫楼墨瞳吧。”说完,便转身上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