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炽恋:冷酷首席的出逃妻

李代桃僵

李代桃僵

没多久,楼驭西就跟白琴举行了盛世婚礼,轰动整个h市。

婚后,白琴带着孩子跟楼驭西搬回楼氏庄园居住,而王雅君则独自居住在白家原本的小洋楼。

婚礼当晚,烂醉如泥的张世凯双目猩红,神情落寞痛苦的坐在小酒吧的角落,把酒当做白开水一般一杯接着一杯的猛灌。

婚礼结束后,白琴就住进楼家庄园。

豪华气派的巨大房间,户外的星光透过落地窗投射进房间,跟天花板上奢靡璀璨的吊顶式水晶灯的灯光交辉相应,洒在白琴化着精致妆容的绝美脸蛋上。

身上的婚纱已经换成简约清新的旗袍,大气精良的剪裁透出衣服的价值不菲,衬得白琴越发的清丽无双。

白琴坐在床边,双手紧紧交握在一起,低着头露出优美的颈部曲线,侧头能听到浴室里传出的隐约水声。

今晚,是她跟楼驭西的洞房花烛夜。

只要一想到接下来会发生的事情,她就心跳加快,脸红耳赤,紧张不安。

手指搅动着,忽然浴室的水声停下,白琴抬头,就看见楼驭西湿着头发仅着一件宽松的银灰色睡袍走出来,边走边擦头发。

松开的领口露出一大片精壮的古铜色肌肤,上面还闪动着晶莹的水珠,下面一双蓄满力量的健硕长腿,正移步向她走来。

白琴忙移开视线,不期然又撞上他墨绿色深不可测的眸光,心头一颤,顿时如小鹿乱撞,怦怦直跳。

不自觉的低下头去,白琴再也不敢乱看。

楼驭西看着灯光下看似温顺的绝美女人,她明知道他害死了她的爸爸,可是她还是愿意嫁给他,这其中到底有什么隐衷还是阴谋,他都不想费心去了解,量她也玩不出什么花样。

慢慢的朝着坐在床沿低头的纤丽人影走去,楼驭西嘴角噙着一抹嘲讽的冷笑,墨绿色的眸子闪过不耐的讥诮,随后将手中擦拭头发的毛巾一丢。

大掌覆上白琴瘦削的肩头,随后猝不及防的猛的一扯,价值不菲的美丽旗袍衣襟的盘扣被扯落,露出里面桃红的内衣,五指拢住盖上那对丰盈玉雪的高耸,肆意的揉搓着……

白琴咬牙,异样而熟悉的感觉在身体里流窜,男人的五指缝中,雪峰在肿胀……

异样燥热的感觉在体内扩散,一阵阵颤栗让她忍不住咬出唇瓣,一声轻软细微的嘤咛溢出口,让楼驭西俊脸闪过轻蔑,手中的力道更大了。

蓦地低头,楼驭西低头咬上白琴敞开的衣襟处的雪白丰盈,如饿狼般用力啃噬吸吮。

“不……唔……”白琴挣扎,想要痛呼,唇被楼驭西狠狠堵上。樱红被咬破,血腥之气弥漫,白琴惶恐不安的瞪大双眼,扭动身子想要逃脱,却被他更紧的桎梏住。

身上薄如蝉翼的丝质旗袍被楼驭西无情的撕裂,霎时白皙曼妙的身子袒露于空气中,白琴惊恐的看着楼驭西扯开睡袍欺身而下。

大床之上,楼驭西毫不费力的分开白琴的双腿,没有任何前奏预示,他精腰猛的一沉,狠狠撞入她的柔软深处,用力猛烈的动作起来。

疼痛,让白琴咬牙,默默承受着,眼泪却还是忍不住淌下眼角……

身下的女人没有了当初的紧致青涩,给不了他那种一样的美好感觉,楼驭西突然觉得扫兴,用力胡乱的撞了几下就出来了。

起身,穿上睡袍,楼驭西冷眼盯着默默流泪的女人厌恶开口,“生过孩子的身子……真是让人扫兴!”

疼痛让白琴的身子微微颤抖,她忍着痛楚,泪眼朦胧的看着楼驭西在新婚之夜绝然离去,只留她一个人在新房里独守空闺。

“妈,嫁给这样一个冷血的恶魔,到底对还是不对……”白琴失神轻喃,幽怨细碎的声音飘散着空荡荡的房间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