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炽恋:冷酷首席的出逃妻

惩罚1

惩罚1

“做错了,就要接受惩罚。”楼驭西冷冷开口,如鹰般锐利的眼神始终紧锁面前这张平凡的脸。

“是。”夜蔷没有多想,她以为惩罚顶多就是够工资之类的,反正她来这里的最终目的又不是为了钱,所以扣不扣钱都无所谓。

“爸爸,是我要求老师给我做晚饭的,你不能惩罚她。”楼墨瞳不放心,也跟着来到了厨房,听到爸爸要惩罚夜蔷,忍不住跳出来为夜蔷辩白。

楼驭西转身,冷冷的看了一眼为了维护仅仅认识一天的女人而跟自己对抗的儿子,很好,真的很好。

“瞳瞳,没事的,老师做错了就是做错了,你不要为老师争辩。”夜蔷没有忽略楼驭西在看他儿子时眼眸中一闪而逝的一抹危险,马上出声制止楼墨瞳,以免连累无辜的孩子。

“可是……”楼墨瞳还想说些什么。

“瞳瞳,出去,爸爸跟老师有些话要谈。”楼驭西冰冷出声对楼墨瞳命令,完全看不出一个父亲对孩子的感情在里头。

楼墨瞳坚持着,不肯离开,也不放心夜蔷一个人面对自己冷酷无情的爸爸。

“没关系,瞳瞳你先出去。”夜蔷温柔出声劝着。

不得已,楼墨瞳还是心不甘情不愿的无奈离开。

楼驭西倏然转身出手,大掌用力的掐着夜蔷纤细白皙的脖子,森冷开口,“我真是低估了你这个女人,这么快就把我儿子搞定了。”

语气中带着毫不掩饰的厌恶跟鄙夷,楼驭西手指箍紧,眸中厉光尽显。

脖子被狠狠掐住,空气被隔断,夜蔷顿时有种喘不过气来的窒息感,可是她温顺的任由楼驭西掐着,不做丝毫反抗。

根据以往她对楼驭西的了解,一旦做错了就做错了,他不容你做任何苍白的辩解。她知道,刚刚楼墨瞳的维护触及了他的大忌,越是有人劝他放过犯错的人,那么那个犯错的人就死的越快。

以前她觉得那是个性,直到现在,事情轮到她头上,她才惊觉那不是个性,是恐怖。

肺腔中的空气越来越少,胸口越来越闷,夜蔷痛苦绝望的闭上眼,脖子被勒紧,长时间缺氧的窒闷令她头脑发胀,视线模糊。

夜蔷毫不反抗的温顺终于令楼驭西恢复一丝人性,冷冷的松开手一甩,“记住今天的教训。”

夜蔷双腿一软,重重跌倒在地,空气又回到胸腔,大口大口的喘气,感觉从鬼门关走了一遭又重新回到人间的感觉。

好不容易缓过神来,呼吸渐渐柔顺下来,仰起头,看着站在自己面前冷冷俯视自己的楼驭西,夜蔷捕捉到他眸中不含感情的冷光时,还是忍不住的打了个寒颤。

“是。”虽然无法呼吸的窒闷感让夜蔷很难受,但是她从头到尾都没有哼一下,也没有求饶,而是强行克制忍受住了这种非人的痛苦。

“至于怎么惩罚……”楼驭西冰冷的眸光划过夜蔷苍白难受的小脸时,心里莫名刺了一下让他觉得压抑,不想再留在这个地方,“晚上再说。”

说完就绝然离去,留下震惊心慌到以为自己耳朵出错的夜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