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炽恋:冷酷首席的出逃妻

惩罚2

惩罚2

累了一天,夜蔷觉得有些累了,简单的洗漱之后就像快快上床休息了。

躺在陌生的房间里,漆黑的夜非常安静,昏昏欲睡之际,夜蔷的脑中不期然又响起那句“晚上再说”的话。

心,突然加快跳动,夜蔷下意识的捂着心口自我安慰,他……应该已经忘了吧?这么晚了,应该不会再来找她了吧?

寂静的深夜,身体非常疲乏了,可是心里有着担心,夜蔷翻来覆去也睡不着。

今夜的星光很好,透过拉开窗帘的窗户,淡淡的星光铺洒一地,虽然不是十分明亮,但也足以照亮房间里的一切。

长时间的安静,让夜蔷略显浮躁的心渐渐沉淀下来,困意一点一滴的侵袭,她慢慢合上沉重的眼皮。

突然,房间里发出一声极其轻微的声音,睡的迷迷瞪瞪的夜蔷突然一惊,双开一双警觉清醒的清亮美眸,朝着发出声响的方向看去。

房门开着,门口笼罩着一团巨大的黑影,仿佛遮去了一室的清冷星光。

“是谁?”夜蔷迅速起身,随手拿起床头的折叠式台灯握在手中当自卫武器。

“警觉性倒是不低。”淡漠冰冷到可以把人的血液冻结的声音带着淡淡的嘲讽发出,黑影一点一点的朝着床边移动。

夜蔷一惊,心脏猛地一个漏跳,心律开始失去正常的规律。是楼驭西,,他真的来了,真的是要晚上来……惩罚她吗?

“楼大总裁,这么晚了,你跑来我的房间打扰我休息……不太好吧?”夜蔷挺直腰板,注视着一步一步靠近的楼驭西,心在颤动,表面却强撑着冷静开口。

月光下,夜蔷只穿了一件单薄的鹅黄色纯棉卡通睡裙,露出白皙纤细的藕臂和笔直莹白的小腿,看在楼驭西眼中,却是比任何性-感妖娆的衣服还要引人遐想和犯罪。

不自觉的,伸出一只手,冰冷的指腹划过她白嫩圆润的肩头,细腻柔滑的触感让他爱不释手。

可是这样的碰触却令夜蔷不舒服的瑟缩后退一步,清澈的美眸闪过一丝不安,楼驭西越是沉默,越是令她心慌。

“怎么?怕了?”楼驭西清楚的看到夜蔷眼中的恐惧,冰冷的声音透着鄙夷的质问。“既然害怕,那为什么在别人家里要穿的这么性|感狐|媚?你想勾|引谁?”

“不,我没有……”拜托,她只是穿了一件很平常的居家睡裙,除了露出双手双脚,其他该遮的不该遮的全都遮住了,她哪有穿成像他说的那个样子?

可是,本该理直气壮的反驳,在楼驭西近距离的接触下,被他高大的身躯笼罩下,近到能清晰的闻到他身上的男性气息时,夜蔷的辩驳变的虚软无力,一点气势都没有,说出的话声音软绵绵的,不免让人浮想联翩。

胸口急促的起伏着,夜蔷红唇微启,气息有些不稳。

楼驭西低头俯瞰,身前的小女子圆形的睡衣领口下,高耸的圆润在微微颤动,曲线优美的颈部曲线下,迷人的锁骨完美清晰,让人有种一亲芳泽的冲动。

属于狼的特制,楼驭西果断进攻,将心中的想法付诸于行动,他俯身低头,冰凉的唇轻轻落在夜蔷的锁骨上,轻轻辗转允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