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炽恋:冷酷首席的出逃妻

他的冷酷4

他的冷酷4

白琴拉过一旁的薄被将自己不着寸缕的下面盖住,稳住心神,深吸一口气调整呼吸开口,“我在以前的家里陪我妈,你有什么指示吗?”白琴故意用指示二字讽刺,楼驭西这个男人,没事是不会想到她的,她这个妻子在他眼里等于就是一个摆设。

楼驭西不是听不出白琴口中的嘲讽,但这些都不能影响到他的情绪,他只冷漠的开口,“跟谁在一起?”

白琴心中一惊,脸上闪过一丝慌乱,眼神下意识的瞥向一旁正在穿衣的张世凯,“不是跟你说了,我回家看妈妈了。”虽然表面装得滴水不漏,心中却在嘀咕是不是露出什么马脚引起楼驭西的怀疑了,要不然他怎么会这么说?

白宇霆死后,公司清算破产,名下的房产,基金股票都拿去变卖偿债了,只留下以前住的那栋房产,现在王雅君住在旧房子里,白琴每次出去跟张世凯约会不是在那里就是在另一外套她名下的公寓里,以她现在楼夫人的身份可不敢光明正大的带男人去开房,要是被那些好事八卦的记者拍到,那么楼驭西一定杀了她。

楼驭西神情冷淡,眉梢都没有动一下,他不是不清楚白琴在说谎,但是却懒得戳穿,“是吗?我记得王雅君不是你的亲妈吧?你对她倒是挺有孝心的,这么频繁的去看她。”

白琴心中一惊,她倒是忽略了这一点,王雅君只是她名义上的后妈,这样过于频繁的以王雅君为借口跟世凯私下幽会,的确会惹人怀疑。

“毕竟……她也是爸爸的合法妻子,现在我只有她这么一个家人了。”白琴想了想,这个借口说的很心虚。

楼驭西冷冷一嗤,墨绿色的眼眸中聚着浓浓的嘲讽,声音冷如冰刀,“你那个后妈不是自己有女儿么?人呢?怎么要轮到你去尽孝?”

“我……”白琴衣衫不整的身子止不住的颤抖,“白琴她已经失踪很久了……”他是不是知道什么了?要不然怎么会用这种笃定看透一切的口气质问她?

不,不可能的,要是被她知道跟张世凯的事情,她早就被他大卸八块了,哪还能像现在这样跟他狡辩。

“我不想跟你研究你的那些陈谷子烂芝麻的破事,现在马上去立新医院,你儿子被人袭击受伤,现在正躺在医院生死未卜。”说完,楼驭西毫不留恋的挂断电话,不想再跟这个虚伪诡辩的女人多费唇舌。

白琴,听着手机里传来的嘟嘟忙音,心中腾起一股恼火,楼驭西算什么东西,每次都对她呼来喝去?

看着白琴面色不豫,张世凯轻轻开口,“怎么了?是楼驭西找你吧?”

白琴不悦的扔下手机,起身穿衣,“臭小鬼出事了,我得去一趟医院。”

听到这话,张世凯心里闪过深深的无奈,上前拥着白琴加重语气问道,“这样的日子到底什么时候是个头?”

心里有怨,更有深深的无力,可是因为爱上眼前这个冷血无情的女人,他就只能等,无限期的等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