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炽恋:冷酷首席的出逃妻

他的冷酷5

他的冷酷5

“再说吧。”白琴穿好衣服转身,准备离开。她不想继续这个话题,楼驭西多金又帅,她可以尽情享受上流社会挥霍美好的高档生活,她已经习惯了,无法想象失去了楼驭西这个依托她还能不能习惯。然而张世凯这些年为她付出了很多很多,温润斯文,包容她的任性坏脾气,对他有着依赖,有分割不开的感情,这也是她放不下的男人。

“别走……”眼看着白琴就要毫不留恋的离开,回到楼驭西身边,淡淡的嫉妒开始蔓延,虽不刻骨,却不断的啃噬着他的心。

张世凯伸手一把把拉住门把开门的白琴拉回自己的怀里,灼热的吻印在她的颈窝,抱着她,双手胡乱而着急的游移摸索。“刚刚我们还没有结束,我们继续……”

白琴不耐烦的扭着脸躲避张世凯火热的攻击,她冷下声音,“世凯,我现在需要马上去医院,你不要无理取闹,不要让我厌恶你。”

话音刚落,张世凯颓废的停下动作,温润如玉的脸上一脸死灰,许久之后才扬起一抹嘲弄的弧度,双手慢慢松开怀里的白琴。

整了整被弄皱的真丝连衣裙,白琴清清嗓子道,“我先走了。”说完就推开门逃也似的逃离这个刚刚缠绵了一半的豪华房子。

张世凯沉默的望着开着的大门,望着空荡荡的房间,心里被一种无望的孤寂深深的弥漫着。

白琴自己开车匆匆赶到立新医院,看到楼驭西俊朗挺拔的身影已经在那儿了,顿时有种心虚的感觉。

在病房门口站了一会儿,酝酿好了情绪,才匆忙又慌乱的冲进病房,绝美的脸上尽是担忧,一派慈母的样子。

“瞳瞳,宝贝,你怎么了?”

楼墨瞳的膝盖重重撞上坚硬的石头,小孩子骨骼比较脆嫩,所以有些骨裂,但是没什么大碍,很快就恢复了,只需要静养一段时间就好。

本来还需要留院观察几天,但是考虑到安全问题,楼驭西做出了带着医院的医护人员和医疗器械一起回家。

“总裁,那夜老师呢?”季天漓请示,夜蔷虽然带瞳瞳出门受了伤不对,但是毕竟也是尽全力保护孩子,受了很重的伤到现在还没醒。

楼驭西深不可测的眸子微微一转,脑中想起刚刚看到的一幕,一个儒雅俊秀的出众男人深深款款的守在夜蔷的床边……

墨绿色的眸子闪过一丝危险的厉光,楼驭西冷声道,“一并带走!”他才不会给其他男人染指他相中的猎物。

“是的。”季天漓马上转身离开,去着手办理出院的手续。

“为什么要让那个女人回家?都是她,才害得我们瞳瞳受伤的。”听到楼驭西的决定,一旁假装因为瞳瞳的伤势而难过啜泣的白琴马上出声抗议。

“她是我请来的,负责教导和保护瞳瞳。”楼驭西面无表情的开口,眸色暗沉加深,要是白琴有点眼色,那么就应该知道楼驭西已经开始动怒了。

但是她显然没有感觉到,继续尖声反对,“保护?要不是她非要出门跟相好的私会,我们瞳瞳能受伤吗?还有这个女人太嚣张了,她居然敢对我不敬,你请的这是什么佣人。”

楼驭西别过脸去,压抑着不悦冷声开口,“这里是医院,你克制一下自己的声音。还有夜蔷不是佣人,她做错了我自会惩罚她,跟你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