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炽恋:冷酷首席的出逃妻

他的冷酷6

他的冷酷6

“你……”白琴气的怒不可歇,“我才是你明媒正娶的楼夫人,你不要忘了。”

“不该你管的事情就不要多嘴,好好的做你的楼夫人。”楼驭西不愿跟她所说,冷冷的喝斥中透着浓浓的警告。

看看时间差不多,楼驭西抱起还在沉睡的瞳瞳准备离开病房。

白琴却拦在楼驭西面前,用怨愤恼火的眼神瞪着楼驭西高大健硕的身材,“楼夫人?哼,结婚五年,你有真的把我当你的妻子吗?”

楼驭西拨开她,朝着外面走去,他不想再跟这个刻薄虚荣的女人说话。

“等一下……”白琴情急之下,伸手挡住她,略显冰凉的手指轻轻抵住楼驭西精壮的胸膛。

这样的触感并不让人觉得舒服,楼驭西停下,微微挑眉,冷声嘲讽,“怎么?要在这个地方急着想要尽你身为楼夫人的义务吗?”

白琴脸上一烫,快速的缩回手,绝美白皙的脸上一片羞恼的神色,“楼驭西,你不要欺人太甚。”说的好像她跟怨妇一样求着他临-幸,其实她根本不屑他,巴不得他永远不出现才好。

“不是?那就滚开!”楼驭西再一次不留情的错开白琴,抱着瞳瞳走出病房。

被羞辱的白琴站在原地,看着空荡荡的病房,有种想要歇斯底里大吼大叫的冲动,可最终还是克制住了,咬牙切齿的跟了上去。

她绝不会让那种平凡低-贱的女人来动摇她楼夫人的地位的,即便楼驭西轻视她,但是他仍然娶了她,他所给予的身份地位,财富荣耀,这些她都会好好的守住,紧紧握在手中,谁也别想抢走。

南宫凛泛着担忧的温柔声音远去,鼻尖充斥着浓烈的血腥味和消毒药水的味道,脑子里乱哄哄的,仿佛有一只欲要挣脱牢笼的魔鬼在嘶吼。

黑暗中,弥漫着刺眼的血色猩红,夜蔷凄惶的看着爸爸痛苦绝望的死去,死后仍旧瞪大着一双不甘心的眼睛,然后有一个看不清脸的女人举着尖刀冲上来,划破她的肚子把孩子抢走……她反抗,嘶吼,哀求,通通不管用,绝望中转头看到楼驭西墨绿深沉的眼眸,她求救,可是他却无动于衷,冷眼旁观……

“啊……”,夜蔷直直的从**坐起,大口的喘着气。

房间里漆黑一片,背部和肩头的伤口已经缝合,麻醉过后钻心刻骨的疼痛不断侵蚀着夜蔷的神经。

疼痛也让人清醒,沉睡的记忆一点一点复苏,昨天遇袭的一幕在脑中闪现。“瞳瞳……”

夜蔷想起来瞳瞳痛晕过去的惨白小脸,忍不住惊呼,在黑暗中摸索起身,想要去找瞳瞳,想知道他到底怎么样了。

一下子动作过大,拉扯到背部的伤口,“嘶……”夜蔷顿时痛的倒抽一口冷气。

冷汗沁出,夜蔷停下动作,慢慢冷静下来,环顾四周,发现自己并不是在医院的病房,而是……回到了楼家她原本住的房间。

怎么会回来了?夜蔷心头闪过疑惑,缓慢的挪动身体下床,想要去隔壁房间看看瞳瞳是不是也回来了。

刚走了两步,突然发现沙发上安静的坐着一个人,深邃的眸子在黑夜如狼一样泛着幽暗危险的光芒。

“谁?”夜蔷警戒的后退两步,冷静出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