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炽恋:冷酷首席的出逃妻

他的冷酷7

他的冷酷7

“反应慢了,警觉性变低了。”黑夜中,楼驭西缓缓起身,冰冷无情的语调顿时让人有种置身地狱的恐怖感。

欣长挺拔的高大身材笼罩,让夜色更浓,楼驭西一步一步的上前,夜蔷情不自禁的一步一步后退。

终于,退无可退了,已然逼至墙角的夜蔷忍受着伤口灼烧撕扯的痛楚,咬牙抬头,皱眉沉声开口,“楼驭西,你到底想干什么?有话直说!”

他这样阴沉着靠近却不说话,却是让人心里发毛,从而在气势上处于弱势。

一手撑着墙面,楼驭西将娇小的夜蔷禁锢一角,圈禁在自己怀中,低头俯瞰,她苍白的脸上已经沁出冷汗。

他该怎么惩罚她?

夜蔷紧绷着身体,清澈美眸死死盯着楼驭西的一举一动,集中十二分精神来应对眼前这个如狼似虎的男人。

“到底有什么事,非得深更半夜到我房间来……”身体的不适,楼驭西的沉默都让夜蔷变的敏感而焦躁。

“啪!”清脆的声音在黑夜特别清晰,脸上火辣辣的疼痛让夜蔷错愕。

楼驭西毫不留情的一个巴掌,让夜蔷猝不及防,身体歪倒在墙角,背部的伤口猛的扯裂,有湿濡的**贴上冰冷的墙蔓延。

“你在发什么疯?”夜蔷并没有呼痛,她甚至觉得伤口的痛远不及心上的痛的万分之一。

小小的身体卷缩在墙角,微微的颤抖,疼痛和冰冷的感觉自四肢百骸蔓延开来。夜蔷惨白着一张脸,忍着疼痛带来的眩晕感,一动不动的瞪着面前居高临下冷冷睥睨着自己的楼驭西。

这个男人够狠够冷血……

夜蔷捂着发麻的半边脸,缓缓起身,挺直腰板冷冷站在楼驭西面前。

楼驭西冷觑着面前比他矮了一个头的冷傲女子,如千年寒冰一样冷彻心扉的嗓音溢出薄削的唇角,“这一巴掌,是对你昨天一意孤行的惩罚。”

眸光调转,却在看见墙上一大片殷红的血迹之时蓦然一黯,看来她受伤不轻。

“惩罚?哈哈……”夜蔷闻言闪过错愕,随即嘲讽冷笑,她怒瞪着眼前的俊酷容颜,一字一顿道,“我为了救你的儿子受伤,还要接受你的惩罚,这是什么道理?”

楼驭西伸出大掌,用略显冰冷的五指,用力收拢攫住夜蔷小巧的下巴,用不带感情的冰冷口吻道,“本末倒置。”

夜蔷吃痛,想要甩开他的桎梏,奈何背部伤口裂开,痛的冷汗涔涔已经全身无力,但是她依旧挺直背脊不服输,“什么本末倒置?”分明是这男人的欲加之罪,她何患无辞。

看着她吃痛却不吭声不妥协的倔强模样,楼驭西微微松开手掌,但是手指依然没有离开她的脸,“你的责任就是保护瞳瞳,所以保护他是你不遗余力的责任,但是保护不力,就是你失职。”

被楼驭西强势不容反驳的缪论一呛,夜蔷已经失去了跟他理论的力气,两个人的理念不同,说再多也是白搭。“所以你觉得是我失职?”

“不,你不仅仅是失职,你还犯了不可饶恕的过错。瞳瞳是因为你私会男人要出门才遭遇危险,也是因为你保护不力才受伤,所以我要惩罚你。而说你认为自己救了瞳瞳立了功这种想法是本末倒置,如果不是你带着他出门,他怎么会受伤?”

冷酷的言语字字透着不容反驳的权威,夜蔷忽然哑口无语。

沉默在两人之间流淌,夜蔷回想起瞳瞳轻喃的“疼”昏厥时的惨白小脸,那样的可怜,那样的无助……孩子面对袭击时的惶恐和不安……

这些的确是她的一意孤行造成的,想到这,夜蔷不由的心中罪恶感丛生。

“对不起,是我的错,你想怎么惩罚都可以。”黑暗中,她听到了自己无力的妥协声。

“瞳瞳这次只是膝盖骨裂,你身上的伤和刚刚一巴掌我就当抵过。”楼驭西转身走了出去,“但是下不为例,否则,你就拿你的命来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