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炽恋:冷酷首席的出逃妻

他的冷酷8

他的冷酷8

房间门被无情的重重甩上,夜蔷的身体突然无力的跌坐在地,这一刻身体和心灵都疲惫到了极点。

背部崩裂的伤口还在渗着血,长时间的疼痛让她浑身冰冷抽搐,几乎耗尽了她的力气。坐在冰冷坚硬的地板上好久才缓过气来,夜蔷起身,缓缓挪动身子翻出药箱,给自己裂开的伤口清洗,重新上药。

基于以前的工作性质特殊,受伤也是经常有的事情,所以身边常备一些紧急常用药。

伤口被背上,从左肩一直延续横穿蝴蝶骨,十几公分的一道伤口,夜蔷忍着痛上药,好不容易止血上完药已经痛得一身大汗了。

楼驭西下楼,看到季天漓还在客厅的沙发等他,便漠然开口,“查出这次遇袭的主谋是谁了吗?是意外还是蓄意?”

季天漓摊开刚刚收集来的经过多方证实的资料,斯文的脸上神情谨慎冷凝,“总裁,这次事故意外多过于蓄意,他们都是黑虎门逃匿流窜的混混,以豹头为首,一共六人,因为黑虎门被您肃清心里充满怨气,想要伺机报复,奈何一直找不到机会下手,就把目标转移到瞳瞳身上。”

楼驭西俊脸面无表情,墨绿深邃的眼眸微微闪动,带着高深莫测的气息,听着季天漓的汇报一直没有发表意见。

季天漓说完了就退到一旁,沉默的恭候着,没有开口催促或是请示楼驭西的意见。

偌大的客厅灯光昏暗,从二楼的天花板倒挂垂下的施华洛世奇水晶灯散发着浅淡低迷的光线,照在楼驭西英俊深刻的脸上忽暗忽明,说不出的深沉阴郁。

许久之后,楼梯上响起了踢踏的脚步声声,楼驭西才转头对着季天漓低沉却气势迫人的吩咐,“通知立青,让他把黑虎门清理干净,别再放过漏网之鱼徒留隐患。”

“是。”季天漓点头声音低沉的应道,随即看了一眼楼梯上缓缓下楼的绝美|妇人便转身走出客厅,离开这座笼罩在夜色中的庄园式豪宅。

楼驭西不想面对这个虚伪的女人,看也不看迎面走来的白琴转身就离开。

白琴一向对自己的容貌和身材有绝对的自信,今晚她特地泡了花瓣澡,还擦了香水,穿上了半透明的艳红薄纱睡裙,可是她这个一向眼高于顶的丈夫居然对她视若无睹,真是可气。

看着楼驭西绝然离去的背影,白琴恼羞成怒的出声,“楼驭西,你给我站住!”

抬步上楼的矫健长腿一顿,嘴角扯开一抹嘲讽的弧度,楼驭西转身看着楼下那个俗不可耐的女人,“怎么?”

“我是你的妻子,你怎么能无视我?”白琴气的跺脚,他的态度越是冷漠,就越是伤她的自尊。

“我没说你不是。”楼驭西心里感到厌烦,眼前女人越是俗气,就让他越是忍不住想起那一张倔强苍白的平凡小脸,人与人的差别怎么会那么大?

白琴怒气冲冲的跟着楼驭西上楼,一路回到楼驭西的主卧。

“你有当我是吗?结婚五年,夫妻间该尽的义务你尽了几分?”

楼驭西止步,回头,脸上嘲讽的弧度更大了,墨绿色的眸中闪动着危险的光芒,声音冷如寒冰,“原来是想男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