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炽恋:冷酷首席的出逃妻

他的冷酷9

他的冷酷9

上前两步,冰冷的大掌捏住白琴的下巴,楼驭西眼中是毫不掩饰的鄙夷和厌恶,他用力捏着白琴的脸。

冰冷的温度,令白琴微微一颤,对上楼驭西深不可测的冷漠眼睛,突然心底衍生出一种叫害怕的东西来。

可是……为了赶走那个叫夜蔷的女人,她必须走这一步,已经没有退路了。

她刚刚,亲眼看着楼驭西从那个女人房里走出来……

思及此,白琴忍住恐惧,伸出颤巍巍的手抚上楼驭西的胸膛,轻轻的,来回抚触,企图挑动他的神经……

楼驭西冷漠的站着,冷眼看着,看着白琴像个跳梁小丑一样的勾-引自己,任由她在自己身上上下其手。

有时候,他不介意跟她演上一段这样的激-情-戏码,不过是个女人而已,不过是他众人女人中的其中一个而已,只为纾解身体,不为其他。

夜色更浓了,白琴很高兴,这一次她成功了。

对于楼驭西跟白琴,这样的事情在平常不过,男人认为只是身体需要,各取所需罢了,而女人则更侧重于这件事会带给她的筹码和利用价值。

这晚过后,依旧是各过各的。

夜蔷因为身上的伤,在**修整了近一个星期,伤口愈合的她才能做一些简单的动作,而楼墨瞳也是在**度过了难熬的一个星期。

这段时间夜蔷跟外界唯一的交流工具就是手机,南宫凛很担心她,但是却不能来楼家看她。

不过南宫凛带来的消息还是令夜蔷震惊,这个楼夫人居然跟张世凯是见不得光的情人关系,而且这种关系已经维持了五年,几乎就是从白琴跟楼驭西结婚开始就已经暗中往来了。

夜蔷挂上电话表情微怔,心里有一种隐晦不明的感觉在浮动,混乱的头绪似乎在渐渐明朗化,有一个答案就要呼之欲出,只是她不想承认。

动作小心的下床,这几天伤口结疤了,但是还是要小心,动作幅度不能太大,要不然伤口又会崩裂开来的。

下了床,夜蔷到隔壁房间去看望只能待在**的楼墨瞳,一旁的护士在打盹,小家伙在托着腮帮子望着窗外,情绪很低落的样子。

“瞳瞳,你怎么了?膝盖还疼吗?”夜蔷有些心疼,这孩子得不到父母的关爱,有没有朋友,总是被那些不怀好意的人盯上,过的很孤单,很不安。

大概是楼墨瞳太过专注沉思自己的事情,以至于夜蔷进来也没没有发现,听到她的声音才回神,黯淡的眸子一亮,“老师,我还以为你离开了呢。”

这几天闷坏他了,不能下床,什么都不能做,问爸爸问身边所有的人夜蔷的伤势及下落,可是没有人回答他的问题。

“老师还要继续陪着瞳瞳保护瞳瞳呢,怎么会离开呢?”夜蔷温柔一笑,伸手轻轻的揉揉他可爱柔滑的小脸。

“我以为……老师也不要瞳瞳,不理瞳瞳了……”小家伙说着,竟黯然的低下头去,有种泫然欲泣的感觉。

“乖,不哭,老师永远都不会不要瞳瞳的,你放心。”夜蔷轻轻拥住瞳瞳,心疼的安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