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炽恋:冷酷首席的出逃妻

两张一模一样的脸1

两张一模一样的脸1

“哟,好一副母慈子孝的感人场面,不知道的,还以为你们是一对母子呢?”突然房间里凭空响起一道声音尖锐的刻薄嘲讽。

夜蔷闻言蹙眉,心里闪过一些抵触的不悦情绪,她转头朝着门口望去,就见安雪趾高气昂的站在那儿,一身高贵华丽的装扮,绝美的脸上尽是怒气。

“楼夫人。”夜蔷看了一眼旁边在吵醒眼神茫然的护士一眼,随即淡然出声打招呼。

“你还知道我才是这个家的女主人。”安雪冷冷一哼,不管怎么样,她就是看这个长相平凡的女人不顺眼,“我看你是迫不及待的想要踢走我霸占圣安集团总裁夫人这个位置,连带我的老公跟儿子都要一起霸占吧?”

这些原本是安雪心中的隐忧,可是面对夜蔷,愤怒嫉妒交加,她就忍不住口不择言把心中这些猜忌的想法都说出了口。

“楼夫人,请你不要当着孩子的面说这些不堪入目的话,请不要用你一厢情愿的想法去强加在别人身上。”夜蔷淡然开口,语气略显严厉,但并不是让人难以忍受的难堪。

夜蔷才是真正的白琴,她对楼驭西有着无法割舍的痴念,但这并不是她可以破坏别人家庭的理由。

夜蔷只想查明当年发生的不为人知的真相,并没有其他的目的,所以这一刻她觉得楼夫人的话深深的侮辱她的人格了。

“哼,巧言吝啬,别以为你这么说我就会信你。”安雪不喜欢夜蔷,打从心底的不喜欢,她也曾亲眼看到楼驭西深夜从她房里出来,所以夜蔷的义正言辞在她眼中就是天大的讽刺,只会令她更加的愤怒。

“信不信由你,我到底想怎么样我自己心里清楚就好,不用跟任何人交代。”夜蔷淡淡开口。

“你就等着被赶出去的那一天哭吧。”安雪恶狠狠的说完就离开,夜蔷越是这种淡然无谓的态度她就越是生气。

楼墨瞳小小的身子窝在被子中,横眉冷然看着自己的妈妈怒气冲冲的离去,面无表情的小脸转向夜蔷时才有了松动,无动无衷的冷漠变成担忧,“老师,你不会离开这里的对吧?你不会抛下瞳瞳一个人留在这个空荡荡的大房子里的对吧?”

说是担忧,更确切一点说是害怕,他一个人一直孤零零的,没有关爱,没有陪伴,更没有朋友,所以他一旦尝到温暖与呵护之后,会更加害怕被遗弃。

心里压抑着,像是被一只冰冷无形的手翻搅着,夜蔷抱紧瞳瞳单薄的小身子,轻柔却坚定万分道,“瞳瞳别担心,老师不会抛下你的,老师……会一直一直的陪着你,保护你的。”

鼻子酸酸的,涩涩的,有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心酸在不断的发酵,夜蔷这些日子陪着瞳瞳,深知这个孩子的孤单,他的强装冷漠来掩饰内心的孤寂,所有的一切都让她心疼。

看着瞳瞳早熟世故,其实他只不过是一个五岁的孩子而已,却用一双透彻的眸子看尽世间的人情冷暖世态炎凉。

“老师,今天是瞳瞳的生日,爸爸妈妈都不记得了,你能给我做个生日蛋糕吗?”瞳瞳从夜蔷怀里抬起头,吸着鼻子开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