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炽恋:冷酷首席的出逃妻

两张一模一样的脸2

两张一模一样的脸2

累了大半天,夜蔷已经很累了,尤其是背上的伤口,隐隐作疼,不知道是不是又崩裂了。

胡思乱想间,迷迷糊糊闻到一股淡淡的奇异香味,眼皮变的很沉重,夜蔷觉得思绪阻塞,困顿袭来,便沉沉睡过去。

深夜,静谧的空气流转,夜蔷平凡的脸上眉头紧蹙,即便熟睡中仍是愁眉不展。

房门,悄然被一只大手缓缓推开……

清冷的星光映出床榻上熟睡人儿的小脸,昏暗中,映出男人英俊深邃的侧脸,镌刻着一份令人不寒而栗的冰冷。

床榻上的女子蛾眉微蹙,平凡的小脸白皙如月光洁,男人坐在床边,高大的身影将她娇小的身子完全笼罩!

月光下,夜蔷身上的睡裙被男人修长的手指挑开……冰冷的指息落在了她如天鹅般柔美的颈部上,拇指滑下,瞬间,女子如色泽通透的上等美玉般菁华柔美的身躯丝毫不遮掩地暴=露在男人冰冷的墨绿眼眸之中。

散发着阵阵幽香的女子之躯,月光下,她的肌肤如美瓷般散发着如牛奶般凝脂的芳泽,平坦的小腹,细细如柳的腰身,双腿微蜷着,将那幽壑的女性特征遮掩,却有种欲盖弥彰的美感,如玉般细琢的小脚能如羽毛般轻轻**着内心。

男人幽暗的眸在微弱的光亮下忽明忽暗,指下的柔软令他眸间更加深邃不见底,他的喉头却下意识地滚动了一下……

夜蔷轻轻喘息了一下,发出如小动物般呜咽的声音,像是在睡梦中抗议男人的动作清扰了她一般,如月光般清透的小脸蹭了蹭舒适的枕头,贪睡得如同小猫,带着憨憨的娇态。

男人镌长的指从她的身体滑至这张过于平凡无奇的小脸上,指腹落在了她如樱花瓣嫣红而柔软的唇上,冰冷的温度沾染着属于男人麝香的气息,滚落在她芳香的呼吸之中。

男人眸间发生了变化,眸光隐隐浮动着,翻滚着,墨绿色的瞳仁变得更加幽暗漠然,手指却带着轻柔的力量,仿佛在珍惜呵护时间最珍贵的绝世珍宝。

收回手指,楼驭西掏出裤袋里的白色圆形小盒子,修长的手指扭动拧开盖子,琥珀色的膏体在微弱的星光下泛动着晶莹的光泽,一缕清香悠长的香味充斥鼻尖,顿时房间里清冷的空气香郁温暖起来了。

指尖勾起少许药膏,轻柔的抹上白皙光洁的背部那道十几公分的褐红色恐怖伤口,触及伤口边缘微微渗出的血丝,楼驭西的眸光一黯,闪动着怒气。

这该死的女人,又不安分,不知道做了什么大幅度的动作导致伤口崩裂,真是该死。

这些天要不是他每晚深夜进来用迷烟迷晕她然后帮她上药的话,她的伤口哪能好的那么快,可是这该死的女人不但不知情她还不领情。

蘸着药膏的手指不自觉的用力,按上那渗出血丝的伤口,睡梦中感觉到疼痛的夜蔷眉宇蹙的更深了,但是过于深沉的困意让她无法清醒睁开眼。

闪动着锐利光芒的眸子掠过女子痛苦的小脸,随即收回力道移开手指,重新蘸了药膏快速擦完药,拉过撩起的睡裙重新覆好身体。

心里不爽做这样的事情,可是还是偷偷摸摸做了,楼驭西想到这里神色变的更加冷峻,薄唇紧抿,收起药膏快速离去。

走廊的尽头,一双充满着愤怒嫉妒的眼睛死死的盯着楼驭西绝然快速离去的高大背影,双拳紧握,牙齿咬的咯咯作响。

天色渐渐明朗起来,空气中的香气缓缓散去,变的若有似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