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炽恋:冷酷首席的出逃妻

两张一模一样的脸5

两张一模一样的脸5

当淡然的目光触及楼驭西难堪的脸色时,夜蔷早有准备的心还是忍不住一滞,阵阵钝痛。

他的表情,不用言语,就已经说明一切。

他,不信她。

也对,楼夫人才是他的妻子,而她算什么?她只不过是一个认识了两个月不到的他儿子的保姆而已。

孰轻孰重,不用比较都知道了。

可是,夜蔷还是觉得难过了,心钝钝的痛,比任何一次身体受伤还要难受。

“为什么这么做?”楼驭西高大挺拔的身影已经来到夜蔷面前,俊颜染霜,森冷质问。

他问为什么这么做,而不是问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是非曲直在他心中早有定论,而答案……其实早已不重要。

闻言,夜蔷了然,真相已经不重要,结果才重要。

想要自己不在意,想要云淡风轻的笑,说我就是这么做了,你又能怎么样?

可是……

喉咙像是被万斤棉花堵上了,用力开口,声音还是传散不出去,低低的,哑哑的,让人根本听不清楚。

“看来还是我看错你了,想不到你这般歹毒。”楼驭西弯身,冰冷修长的手指伸出,轻轻抚上让他忍不住心生怜惜的柔嫩脸庞,倏然掌心翻转手指变化,轻抚变成致命的索命掐喉。

这样危险残忍的动作让门外的季天漓和众保镖一愣,季天漓微微皱眉,清冷的目光中闪过一丝担忧,不过他随即别过头去。

窒息感漫过喉咙,缺氧的眩晕感让大脑迟滞无法思考,可是夜蔷没有求饶也没有说话,就这么忍着痛苦抬眸凝望着眼前这张已经深深印入脑海的俊美脸庞,温柔的目光中夹杂着悲凉的痛苦。

就是这样的眼神,让楼驭西的心头闪过一丝微微的肿怔,手指情不自禁松开半分。

她的了然,竟会让他有种窘迫的感觉,就像做错了事情被当场抓包的感觉,有一点点的羞愧,还有一点点的慌乱。

“无话可说了?”为了甩去心中的这种感觉,楼驭西别开眼去不再看夜蔷的脸,他冰冷无情的嘲讽。

夜蔷的心痛不断扩散,逐渐扩散成荒芜的失望,一场地老天荒的追逐,变成眼前可笑的剑拔弩张。

心绞痛着,缺氧的窒闷感,却让发胀的脑袋越来越清醒。

有时候,夜蔷甚至有些恨自己的清醒。

“你,心知肚明……如果只是……为了达到预定的目的,那么我只能……说,随你处置。”喉咙被掐住,她说的很艰难。

墨绿色的眸子加深,晦涩不明,楼驭西倏然用力,掐着夜蔷的脖子拉近面前,冰冷狠戾道,“你很聪明,但是……你自以为的聪明其实看事情并没有那么的通透。”

说罢,无情的一扬手,夜蔷单薄瘦弱的身体就想一个破布娃娃一样被甩去,狠狠撞上沙发后的墙壁。

“咚!”一声厚重的闷响过后,夜蔷无力的沿着冰冷的墙壁滑倒在地。

猛烈的撞击过后,涔冷的疼痛蔓延开来,五脏六腑似乎在瞬间移位了,冷汗沁出,一阵阵麻痹扩散。

夜蔷冷冷的直视着楼驭西,从头到尾都没有吭一声,这样隐忍的坚强令门外目睹一切的季天漓也不免钦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