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炽恋:冷酷首席的出逃妻

两张一模一样的脸6

两张一模一样的脸6

楼驭西漠然的站着,深沉冰冷的目光紧盯着地上那个挣扎努力想要爬起来却一次次跌倒的顽强女人,心头掠过一丝怪异的浮动。

任是心头再多想法,楼驭西英俊深邃的有着令人不寒而栗的冰冷,脸上丝毫看不出任何情绪波动,只是那么冰冷漠然的冷眼看着地上那个痛苦的小女人在努力挣扎着爬起来又无助的跌倒。

夜蔷用手用力撑着地面,想要站起来,想要在他面前不至于那么狼狈,可是她做不到,双手双腿都在颤抖,疼痛抽空了她所有的力气,爱的信念倒塌更令她溃不成军。

“从今天起,滚出楼家,以后不要再出现在我面前。”楼驭西冰冷开口,眸中厉光一闪,“这就是你害的我妻子小产的代价。”

什么?小产?

呼吸有些紊乱的夜蔷微微一滞,随后又无声的笑开了,嘲讽的笑容越来越大。楼夫人,还真是心机深沉,为了赶走她竟然如此大费周章。她不仅是个好演员,更是个好导演,今天她算是见识了。

这样空洞冰冷的地方,她根本不想待,这样虚伪冷漠的人,她根本不屑见。

走就走!夜蔷也不知道哪里积聚的一口气,她猛的从地上站起身,身形摇晃一下最后稳住,灰白的脸上挂着讥诮的冷笑,气息不稳的开口,“你们夫妻俩真是绝配,这种地方我还……真的不想待。”

夜蔷说完,就毫不留恋的朝门口走去,头也不回,就那么毅然绝望的在楼驭西冰冷的目光中走出房间。

直到夜蔷蹒跚艰难前行的身影消失,楼驭西才冷然开口命令,“天漓,找人跟着她。”

“是。”季天漓应了一声,很快跟了上去。

楼驭西刚刚调查出夜蔷的真实身份是美国雪影组织的一级情报员,她跟那个叫南宫凛的男人来H市接近他肯定是有所图,虽然还不知道具体原因,但是不得不防。

他知道自己名义上的那个老婆根本没怀孕,也知道她是故意演这么一出是为了赶走夜蔷,为了查出夜蔷的真正目的,他不得不配合着那个虚荣刻薄的老婆演了这么一出戏。

门外的保镖自觉的散去,楼驭西若有所思的看着自己刚刚用力掐着夜蔷脖子的那只手,眸光闪烁,阴晴不定。

第一次,对这么身上却有着谜一样的平凡女人感兴趣,却又为自己的秘密这么残忍的赶走她。

心里多一道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很虚无,很飘忽,他很讨厌这种不受控制,无法掌控的感觉。

“砰!”楼驭西倏然握紧拳,狠狠砸在沙发前的红木茶几上,剧烈的震动让茶几上的陶瓷茶杯发出微弱的蜂鸣声。

血,顺着指关节滑下,在夜色中妖艳夺目。

背后的伤口再度裂开,疼痛和冰冷的感觉肆意侵袭,在深秋的晚上被寒气侵染麻痹。

夜蔷能清晰的感觉到,背后的伤口淌下的血液,顺着背脊流下,浸透里面的格子衬衣,最后血液被寒冷冰冻,凝固。

四肢发冷,打颤,每走一步都是那么艰难。可是夜蔷还是摇摇晃晃的往前走,一心想要离开这个只带给她冰冷和伤害的地方,离开有楼驭西踪迹和气息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