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炽恋:冷酷首席的出逃妻

两张一模一样的脸9

两张一模一样的脸9

午后的阳光透过拉开的窗帘照进客厅,金色明媚的光铺洒在浅色的橡木地板上,照的客厅韶光闪耀。

“你接下来打算怎么办?”张世凯坐在楼夫人对面的沙发上,眼睛紧盯着对面沉默着却全然陌生的她。在她身上再也找不到当初的影子……她彻底的变了,变的让他不认识了。

可是心底的执念仍旧深沉,对她的痴恋即便是一场空,他还是执着不悔。

前一段时间他们很少见面,她全身心的筹谋对付入住楼家的那个叫夜蔷的保姆老师,好不容易这件事如愿告一段落,可是他看着她对楼驭西的用心,突然有了危机意识。

“什么怎么办?楼驭西将那个女人赶出去,那说明他是信我的。”白琴语气不悦的开口,她知道张世凯又要纠结他们俩未来该怎么样的问题,说真的,她真的是疲于应付,也觉得厌烦。

“楼驭西可不是那么好应付的人,他让季天漓在公司监视我,处处制约我,难保他已经知道……”张世凯担忧的看着白琴柔滑细腻的脸说道。

“不可能!”白琴又急又快的厉声打断,随即嚯一下从沙发上起身,“你不要老是说这些有的没的,我说过我们这样的关系不会改变,但是短期之内我也不可能离开楼驭西。,但是你要是忍受不了,我们也可以结束。”

白琴说的很快很用力,一大段话说完,胸口急促的起伏着,心跳如擂鼓般砰砰直跳。

“不,我不是……”张世凯他也跟着起身,他走向白琴,着急的想要解释,张口却无从解释。

他就是那个意思,想要她离开楼驭西,永永远远彻底属于他一个人。可是她不愿意,他也不想狡辩,因为狡辩是那样的苍白无力。

白琴不耐烦的甩开张世凯伸过来拉着她的手,冷声厌烦道,“你自己考虑清楚,我不会强迫你,但是也绝不会改变我的决定。”说完,就提着沙发上的爱马仕手袋甩门而去。

她是放不下像张世凯这样全身心爱她的男人,他给她的虚荣感满足感别人都给不了。可是因为夜蔷的登堂入室,当她有了危机感嫉妒感,让她明白,不知不觉中,她对那个英俊完美,集权势和财富于一身的丈夫也动了心思。因为有其他女人的威胁,让她感受了深深的嫉妒和愤怒,以及那种强烈的占有=欲让她明白,自己对那个残酷无情的丈夫也动了心。

所以每次张世凯让她离开,跟着他远走高飞时她会那么烦躁,生气,会毫不留情的严厉拒绝。

“砰!”一声巨响,屋子里又剩下张世凯孤零零的一个人,阳光暖暖的投射进黝黑的瞳仁,却显得那样的孤寂无力。

然而没多久,门又被轻轻推开,张世凯举眸望去,看着那个去而复返的绝美女人站在门外无奈又无辜的望着自己,眼睛瞬间透亮起来。

忧伤散去,冷却的心又跟着柔软温暖起来,张世凯跑上去,一把拉过白琴拥入怀中。

“我知道……你舍不得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