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炽恋:冷酷首席的出逃妻

两张一模一样的脸10

两张一模一样的脸10

洗去了易容药水的夜蔷,露出本来的倾城容颜,跟现在的楼夫人几乎一模一样。不说话的时候像极了,但是开口说话,神韵语气总会有差异。

夜蔷有些抗拒着张世凯狂喜之下用力的拥抱,陌生的男性气息让她不适的微微皱起眉头,片刻之后等她想起此行的目的,不得不强忍着推开的冲动,伸手轻轻环住张世凯的腰,柔顺的偎依在他怀中。

模仿着楼夫人的声音,夜蔷轻声道,“为什么你要对我这样好?”

刚刚张世凯见到她的那一刻眼中的狂喜和松了一口气的表情让夜蔷心中有底,虽然不知道他们之前说了些什么,但是看到楼夫人甩门而去,而张世凯见她去而复返时的说的那句话让夜蔷大概知道接下来该说些什么。

“这辈子,我都放不下你了。”张世凯的手指穿过夜蔷的秀发,指尖缠绕的顺滑柔腻感觉让他微微一愣,觉得哪里有些不一样。

印象中白琴喜欢频繁的换发型做头发,虽然也频繁的做护理,但是头发总是会毛糙一些……

张世凯低头看了一眼怀中已经看了五年早已烂熟于心的面孔,倒是对她原本的容貌越来越觉得模糊了。没错,就是她,丝毫不差。

“安雪,不要再对我忽冷忽热,你总是这样对我发脾气,生了气就走了,留下我一个人,忐忑的想着该怎么哄你回来,不再生气,其实我……”怀念着,张世凯还是喊出来那个许久不曾听到的名字。

怀中的人儿忽然猛地一颤,似乎受了极大的震惊,脸上刷一下白了,脸色很难堪。

张世凯停下独白,关切的问,“你怎么了?是不是不舒服?很冷吗?”看着夜蔷颤抖,张世凯伸出手探上她的额头。

“别碰我!”夜蔷猛的甩开张世凯的手,从他怀里跳出,远远的拉开距离,像一只受伤的小兽带着防备谴责的目光瞪着他。

原来……那个顶着跟她一模一样的脸,抢了她身份抢了她一切的所谓楼夫人就是失踪了的安雪,她那个名义上的姐姐,真的是太荒谬也太震惊太伤人了。

爸爸活着的时候,对安雪对张世凯都不薄啊,可是他们怎么能这样?安雪为什么要这样做?

“安雪,你怎么了?”看着脾气阴晴不定的夜蔷,因为顶着一张同样的脸,张世凯分不清楚,更是捉摸不透这样的多变,心里有疑惑,而更多的是慌乱。

“走开,走开!”夜蔷震惊之后满脸的受伤,她挥开欲要靠近的张世凯,逃也似的再度从他面前离开。

“安雪……”张世凯急追几步,走到空荡荡的大门口,却又止步,颓废的停了下来,温和的脸上尽是落寞。

他搞不明白,安雪去而复返,那么温柔,肯定是原谅他了,可是他又哪一句说的不对得罪她了?让她再次愤怒失望的离开?

抬手放在鼻子下,鼻尖萦绕着若有似无的淡淡百合清香,那是刚刚拥抱安雪时留下的……

疑惑逐渐加深扩大,突然想起刚刚手指穿过安雪秀发时的感觉,心突然一个漏跳,蓦地发现差别在哪里了。

安雪的头发明明是染了深棕色的颜色,可是刚刚发丝柔顺带着纯天然香气的那个女人……她的头发是乌黑的!

瞳孔急剧扩张,心中有了风雨欲来的惶恐不安,两张一模一样的脸,谁是谁,答案不言而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