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炽恋:冷酷首席的出逃妻

奸情曝光1

奸情曝光1

夜蔷不停的狂奔,狂奔,巨大的震惊之后,一波一波的愤怒袭来,心尖充斥着无法消散纾解的痛苦。

跑到喘不过气来,心中极致的痛渐渐在无法呼吸的窒闷中麻痹,最后痛竟也能慢慢的沉淀冷静下来。

想不到楼夫人居然是童安雪,想不到真相竟是如此难堪。

心中五味杂陈,说不出是难过还是期待,但是有一点可以确定,她对继母、安雪还有张世凯的愤怒是无法释怀的。

胸腔中有太多难以接受的事实,强烈的愤怒和痛心萦绕在心头,伤心却奇迹般的一滴眼泪都流不出来。

刚刚还很明媚的阳光不知在什么时候悄悄退去,天空阴沉沉的,云层很低,压抑的让人难受心慌。

车水马龙的马路,行人匆匆,就在夜蔷身后不远处的路边停着一辆低调奢华的黑色加长商务车,车中一个英俊冷漠的男人正用他那深不可测的墨绿眼眸盯着那个呆立在街头神情狂乱的绝美女子,闪动着危险难测的光芒。

季天漓坐在驾驶位置上静静的看着,等候着身后男人的指示,神情漠然疏离。记忆中那个天真烂漫,纯真善良的白琴早就在这五年的挥霍中消失殆尽,现在的骄奢虚荣,令他深深不齿。

半趴依偎在楼驭西怀里的席梦媛也感觉到了车内不正常的凝重氛围,她仰起柔美清甜的白皙脸庞,一双水润美眸疑惑的看着楼驭西刀刻般完美的侧脸,轻声开口,“驭西……”

刚刚他们一起出来跟H市房管局的局长吃饭应酬,喝了些酒的楼驭西有些微醺,难得没有推开主动偎依上去的她,高兴之余不免有些动情,可是楼驭西却停下在她身上有一下没一下游移的手,令她困惑之余还有些忐忑,因为楼驭西一向不喜欢女人在人前跟他亲昵。

席梦媛有些心慌,这一次她在季天漓面前主动靠近挑=逗他是不是触犯了楼驭西的禁忌。

楼驭西缓缓收回冰冷的视线,略显冰凉的大掌重新覆上席梦媛胸前傲人的玉雪柔软上轻轻摩擦揉捏,一张酷寒的俊美面无表情,“天漓,开车。”

季天漓没说话,直接踩下油门,商务车缓缓启动,从夜蔷的背后经过。

而陷入愤怒痛苦之中的夜蔷根本对这一切一无所知,她沉浸在残酷的真相才来的痛苦漩涡中,纠结不已,身后的繁华世界都成了无声的背景。

直到和悦的手机铃声响起,夜蔷才回神,拿起手机一看是南宫凛打来的。

接通手机开口,才发现自己的喉咙如火燎般撕裂干哑,“凛,什么事?”

南宫凛开着车子,耳上戴着蓝牙耳机,清雅如玉的俊逸脸庞在暗沉的天气下闪着一丝忧郁,“夜蔷,你在哪?从张世凯口中套出楼夫人的真实身份了吗?”

说着,右手离开方向盘,下意识的摸了一下副驾驶座位上的档案袋。

“嗯。”这样的问题又令夜蔷心中一刺,真相竟这样的不堪。

“你在哪?”南宫凛追问,“我有重要的事情告诉你!”

“凛,我想一个人静一静,我……”夜蔷觉得很疲惫,就连声音都透着无尽的疲惫,此刻她只想找个没人的地方一个人待一会儿。

“瞳瞳跟你的DNA鉴定结果出来了……”南宫凛怕夜蔷挂电话,忙急急说出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