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炽恋:冷酷首席的出逃妻

奸情曝光10

奸情曝光10

“是!”有人应着,很快张世凯被带走,安雪的嘴里紧紧塞上毛巾,只能发出轻微恐惧的呜咽声。

窒息般的恐惧将脆弱的心脏笼罩,安雪无力的瘫软在地,她眼珠子瞪得老大老大,瑟瑟发抖的看着面前宛若来自地狱的修罗男子。

安雪双手撑地,颤抖的指尖忽然触摸到一片湿濡黏腻的**,抬起就着昏暗的蓝色灯光一看……

是血……

“唔唔……”安雪惊恐的往后爬离一段距离,被堵上的嘴里尖叫声变成咿唔声。

楼驭西淡然悠闲的放下精巧的银色手枪,又斯条慢理的拿起桌上的另一把黑色的手枪,眼前这个女人的胆小怯懦让他心生厌恶。

“白琴,我再问你一遍,你想清楚了再回答。”楼驭西拿着枪漫步踱到趴在地上哆嗦的犹如惊弓之鸟的安雪面前,漠声警告道,“要是答错了,你可就再也没有开口的机会了。”

安雪愣愣的看着楼驭西俊美冰冷的脸近在咫尺,已经完全被吓蒙的她根本在听楼驭西说的是什么,看着他一开一合的嘴巴,她只是下意识的点头。

退开一步,楼驭西漫声道,“松开她的嘴!”

很快有人上前将安雪口中的毛巾取下,嘴巴一得自由,安雪又想下意识的放声尖叫,嘴巴刚开张,楼驭西冰冷的警告已经抵达耳朵。

“不要做徒劳的挣扎,你的声音根本传不到庄园外面,惹恼了我绝对让你的下场比张世凯更惨。”

安雪立马捂上自己的嘴巴,阻止自己失控的声音发出。

“跟张世凯暗度成伧多久了?”楼驭西已然已经肯定他们之间的奸|情,本来听说她肇事逃逸只想跟她和平离婚,却无意让他得知更多愤怒恶心的事情。

这好比喝汤喝到最后,却发现碗底沉着一只苍蝇,吐又吐不出来,那种恶心感无以复加。

他不见得对这个名义上的妻子有感情,可是……贴上他标签的东西别的人就不能肖想,他宁可扔了毁了,也不会让别人染指,尤其是男人。

可是,今天他赫然发现自己头上一直被扣着一定绿油油的帽子,这件触及他底线的事情怎么能不让他冒火?

“是,是……”安雪哆嗦着发白的唇瓣,艰涩的发出低哑的声音,双眼始终害怕的盯着楼驭西手中的枪。

“多久了?”即便心中的愤怒已如惊涛巨浪,可是楼驭西的脸上依旧波澜不惊,声音也一如既往的冰冷淡然。

“五……五六年了……”说这话的时候,安雪忍不住往后瑟缩一下。

“在我之前?”

“嗯……”

“很好!”楼驭西咬牙切齿的冷笑,这个肮脏恶心的女人,居然恶心到他头上来了,真的很好。

想当初,她居然还有脸带着孩子上门,让他负责,真是活腻了。

安雪一惊,楼驭西的反应出乎她的意料,可是看着他脸上在笑,她的心底却冒起了寒气,他的笑如索命的魔鬼。

意识到今晚她的性命可能会终结在这个庄园,安雪害怕而绝望,她突然哆嗦着爬到楼驭西脚下,忽略手伤带来的疼痛,抱着他的腿求饶,“楼驭西,我不敢了,看在我们夫妻一场,你饶了我吧,我再也不敢了,别杀我……只要你饶了我,要我做什么都可以……”她终于意识到自己惹了不该惹的人了,此刻除了害怕恐怕只剩下后悔了。

楼驭西嫌恶的一脚踢开安雪,对着旁边的保镖命令,“带她进房间,让医生检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