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炽恋:冷酷首席的出逃妻

千里逮逃妻1

千里逮逃妻1

安雪被狠狠一踢,无力的滚落在地,后脑勺在坚硬的地板上重重一磕,眼前一黑,晕头转向之际被几只强健的手拉扯着在地上拖行,然后被扔进一间房间。

楼驭西重新坐回沙发,神情森然冷酷的等着,一双深不可测的眸子闪动着嗜血残忍的光芒。

俊美森冷的脸上波澜不惊,唯有紧抿的薄唇可以彰显出他此刻的怒气。

安雪的恐惧胆小全都落入他的眼中,那个平时绝美优雅的女人此刻脸色煞白,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狼狈的让人厌恶。

不期然的,脑海中闪过白天看到的那张交织着痛苦愤怒,神情狂乱的绝美小脸,为什么同是一个人,会有那么大的差别?

五年前,白琴大着肚子跪在他面前求他放过白宇霆的时候也是那种慌乱绝望的狂乱感觉,除了这两次,其他时候都让他厌恶。

五年前白宇霆死的的那个雨夜,跟今天下午,同一张脸,相似的的表情重叠在一起……可是刚刚她抱着自己腿求饶的时候又是那么的恶心。

房间的门打开,两名医生戴着口罩走了出来,一边还解下手上的橡胶手套,身后是两名保镖拖着狼狈不堪的安雪。

“楼先生,我们已经检查过,楼夫人……白女士有过多次的堕|胎痕迹,不过并没有生产过的经历。”此话一出,楼驭西眸光一沉,伏在地上的安雪动也不敢动,大气也不敢出。

“最近一次堕|胎是在什么时候?”楼驭西修长的手指轻巧桌面,咯咯咯,每一下都敲在安雪惶恐惊惧的心上,沉重的让她喘不过气来。

“至少两年前了。”医生开口。

沉默,死寂般的浦沿在空荡华丽的屋子,许久楼驭西才挥手,示意保镖护送两名医生回去。

踱步走到伏在地上一动也不动的女人面前,楼驭西居高临下俯看,冷声问道,“你还有什么话可说?”他跟她之间的夫妻生活,总共不超过十次。

“我……孩子,求你放过我,我不敢了……”本想用孩子当筹码求饶,可是触及楼驭西深沉冰冷的眸子,安雪改口。

“天漓,拿备用的离婚协议书给她签。”楼驭西冷冷的盯着地上的女人开口,备用的离婚协议书上她将一无所有净身出户,从此跟他楼驭西再无关系。

季天漓拿着薄薄的一张纸走到安雪面前,扔下一支笔,淡漠的脸上丝毫不见同情,冷声道,“签吧!”

安雪也敢反抗也不敢质疑,乖乖签字,心里抱有一丝侥幸心理,是不是签了离婚协议书楼驭西能放她一马。

楼驭西拿着离婚协议书快速扫了一眼签名栏那个秀气的名字,随即嫌恶开口,“既然这个女人喜欢男人,那么你们今夜就好好满足她,完事后将她和那个孬种姘|夫一起扔出庄园。”

说罢,楼驭西从沙发上起身,径自上了楼。

安雪紧紧抱着自己,哆嗦着看着十几个孔武有力的陌生男人渐渐将自己围拢,终于忍不住再次惊恐嚎叫,“不,别过来,不……”

季天漓稍稍驻足片刻,随即淡漠离去。

华丽昏暗的冰冷客厅,女人的哀嚎惨叫声不断,整整持续了大半夜的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