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炽恋:冷酷首席的出逃妻

千里逮逃妻6

千里逮逃妻6

楼驭西背对着窗户临窗而立,光影在他身后,阳光照不进他冰冷幽暗的心底。

听着手下追查得来的消息,英俊的侧脸在光影中昏暗不明,深刻完美的侧脸散发着强烈到让人打颤的骇人冰冷气息。

手下离开,房间里恢复了死寂般的安静,楼驭西看着桌上那张薄薄的协议书,修长的手指猛然抓起捏紧。

在他身边待了五年的所谓楼夫人根本不是白琴,而是童安雪。而白琴却化名夜蔷回到他身边,制造让他面对真相的惊天阴谋。

该死的女人,居然敢把他耍的团团转。

墨绿色的眸子眸色黯沉,晦涩不明,倏然冷冷一笑,十指迅速优雅的将手中的离婚协议书撕个粉碎。

往空中狠狠一抛,细小薄薄的纸片顿时如雪花漫天飞舞,铺散整个房间的地板,桌子,椅子……

那个胆大包天该蒙混过关潜到他身边,即便平凡的容貌也遮挡不住惊采绝艳的才华,身手灵敏,傲气冲天的小女人……

白琴,终究逃不过我的五指山。

位于美国加利福尼亚州的旧金山,一座年代悠久的宫殿式米白色城堡之内,夜蔷(白琴)正神情专注的替昏睡中脸色潮红的瞳瞳擦拭降温。

三天前,母子相认之后,因为南宫凛发现楼驭西已经在查他们了,便当机立断的回到雪影总部,在飞机上受了惊吓的瞳瞳就开始发起了高烧。回到雪影宫殿之后,用了药之后瞳瞳的高烧还是反复,断断续续总也不肯彻底的好。

出于对孩子的亏欠,白琴这几日都是衣不解带的陪在旁边,长时间得不到休息的她看起来气色很差,眼睑下有很深的的阴翳。

“妈妈,妈妈……”睡梦中的瞳瞳大概又碰到害怕的事情,大声的喊着白琴,双手还拼命的在半空乱抓。

白琴忙上前抱住瞳瞳,以额相抵,发现瞳瞳的温度又上去了。

心里的担忧演变成深深的恐惧,她再也顾不得其他,给睡的迷迷糊糊的瞳瞳穿衣穿鞋,然后抱着他就往雪影宫殿外跑。

“夜蔷……你去哪?”她的举动引来了南宫凛。

“我带瞳瞳去医院,我不能再等了,我不能再忍受失去瞳瞳,见他受到任何损伤。”白琴抱着瞳瞳边走边说,她知道,有时候高烧处理不得当,小孩子很容易烧坏脑子,她承担不起这种后果,瞳瞳是她的**。

南宫凛微微皱眉,但也不阻止,任由白琴带着孩子去医院,看着她忧心如焚的模样,他知道,无论他怎么劝都是没用的。

派了人跟着,南宫凛又回到自己办公室去工作了。

白琴带着瞳瞳去了就近的公立医院,挂号,问诊,缴费拍片,最后吊点滴……

两个小时过去了,看着透明的药液一点一滴的进入瞳瞳的身体,他的脸色一点一点的恢复正常,白琴的心才渐渐回归心脏。

打完点滴,抱着已经熟睡的孩子踏出医院的大门,天色已黑,冷风拂面,白琴下意识的抱紧孩子。

忽然背后一道压抑着愤怒的冰冷声音穿透耳膜,“白琴,亦或该叫你夜蔷?”

白琴心脏猛地一缩,猛然抬头,对上一双深不可测的墨绿色眸子,顿时血液冻结如置身冰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