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炽恋:冷酷首席的出逃妻

千里逮逃妻7

千里逮逃妻7

漆黑的夜空下,医院大门斜斜打出一束淡淡的光线,视线所及昏暗不明。

面前高大挺拔的英俊男子,深刻冷硬的完美五官在光影中朦胧不清,但是他冰冷的语调,还有浑身散发的冷鸷气息还是让白琴忍不住后退一步。

楼驭西面无表情的俯瞰面前流露出警戒防备的小女人,有惊慌,但是不见害怕。

很好,这才是真正的白琴应有的表现。

冷静,不逊,那双堪比星辰璀璨的眸子偶尔闪过极力压抑后的愤怒和恨意。

“你想干什么?”白琴下意识的抱紧怀中刚刚退烧的瞳瞳,对于楼驭西能这么快出现在这里,她还是非常的顾及他的实力。

“干什么?”楼驭西轻声重复,似乎白琴的问题很可笑,冰冷的声线中透着一丝嘲弄。

楼驭西奇怪的反应令白琴一颗心紧张的高高悬起,他太让人捉摸不透,他的实力又不容别人小觑。

白琴心里闪过一丝焦急,回头看了一眼身后医院清冷的大厅,此时过了正常的上班时间,有看病的也会去急诊门诊,所以人并不多,就算楼驭西强行要做什么也没有人可以帮忙。

对于白琴的反应楼驭西都看在眼里,对于她举动背后的心思也非常了然,更对她这种毫无用处的举动嗤之以鼻。

“楼驭西,我跟你之间除了杀父之仇好像没有其他的关系,你拦着我的道跟我过不去是什么意思?”白琴怕吵醒怀里的瞳瞳,说话刻意压低声音,但是因为有怒,所以听起来低沉有力。

“没关系?”楼驭西深沉墨绿的眸子闪过一丝危险的火光,逼近一步,“你是我楼驭西法律上的妻子,孩子的妈,你怎么撇清这一层关系?”

他的靠近,让白琴的心一慌,仿佛一只无形的手紧紧掐着她的心脏阻止它跳动。曾经的她多么期待向往楼驭西的靠近,可是如今两人之间有了无法跨越的鸿沟,他的靠近只会让她害怕,想要逃跑。

后面是台阶,退无可退,白琴抱着瞳瞳挺直腰脊,清澈美眸染着怒气沉声道,“我只记得我们之间是仇人关系,你所谓的妻子是另有其人,于我五官,我想楼大总裁不会连这点事情都弄不清楚吧?”

楼驭西冷眼看着白琴僵硬防备的身子,墨绿色的眸子一黯,压下心头窜起的怒火,伸出修长的手指抚过白琴滑如凝脂的白皙肌肤,感觉到她明显的一颤,随即手指移动到瞳瞳的背部,手倏然抓紧,转瞬间,瞳瞳已经到了他怀里。

白琴感到手中一轻,想要抓紧已经来不及,瞳瞳已经被他抢了过去。心中一慌,她拧眉冷声道,“把孩子还给我!”

“孩子?”楼驭西冷笑,“这是我的儿子,全世界都知道。”

“这是我十月怀胎所生,你凭什么……”白琴不悦的驳斥。

“那也是你偷了我的种生的,再者说了,那个贱人是用了你的身份名字跟我结婚的,法律不认脸,只认身份和名字。所以你就是我楼驭西在五年前明媒正娶的妻子,你想撇清关系恐怕做不到,不要逼我采取法律措施。”楼驭西轻轻松松抱着瞳瞳,腾出另一只手钳住白琴小巧美丽的下巴警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