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炽恋:冷酷首席的出逃妻

千里逮逃妻8

千里逮逃妻8

白琴心一沉,不悦的挥开楼驭西的桎梏,别过脸,不想被他那张过分俊美的脸所影响。

“即便真如你所说,可是据我所知,安雪被你赶出楼家的时候是签署过离婚协议书的吧?那我也跟你没关系了。”白琴只觉得心里很堵,有种压抑不住的酸楚在膨胀,在冰冷无情的楼驭西面前,她快要支撑不住,她真是太没用,时隔五年,还是会对杀父仇人心动为他心痛。

“你了解的还真清楚。”楼驭西想到白琴跟南宫凛一起设计他,心海翻腾起惊涛骇浪,他怒极反笑,“可是……你忽略了一点,那就是签了字的离婚协议书要拿到律师那里公证才有效。很不幸,你不知道……那份协议书还没到律师手中就被撕了。”

“你!”白琴一阵惊悸,清澈晶亮的眸子闪过怔愕惊慌,想不到楼驭西反应这么快,能这么迅速就发现他们的设计。

可是,目前要怎么要摆脱他,很显然,楼驭西不像肯善罢甘休的样子。

“你只有一个选择!”楼驭西无视白琴的愤怒抗拒,冷漠开口,“就是带着儿子回到我的身边,继续当你的楼夫人。”

“不,不要,我才不会跟杀父仇人同住一个屋檐做夫妻。”白琴下意识的反对,对于楼驭西的建议反应也激烈。

“那么,我就带着儿子回去,而你……永远也别想再见到瞳瞳!”楼驭西冷然无情的说道。

“不,你不能这么霸道,这是我的儿子!”白琴慌了,她上前伸手,想要从楼驭西手里抢过瞳瞳。

“不要乱来!”楼驭西的冷声警告阻止了白琴的动作,“我不保证在你攻击我之后我还能有心情护着瞳瞳,要是伤了他分毫你可别后悔!”

冷冷的警告,冷酷无情,让白琴心中仅存的一点感情都被击碎,对于这个深爱了很多年却又是杀父仇人的男人,真正的死心了。

举起的手颓废的落下,力量一点一点的被抽空,白琴僵直着身体,冷然麻木的开口,“把孩子给我,我跟你回去。”

不管怎么样,她答应过瞳瞳,以后会陪着他,再也不离开他了,她不能食言,她已经错过了五年,让她的心肝宝贝遭了太多的罪,余下的生命她一定要好好的弥补。

高昂的斗志在瞬间被击溃,白琴绝美精致的脸上尽是黯然和无奈,迎着风站立的身子有些单薄,却倔强的站的笔直。

楼驭西看着一下子失去斗志的白琴心里闪过一丝奇异的不舒服,似乎……他更偏爱这个女人浑身是刺,与他对峙斗狠的模样。

这样的认知让他心生烦躁,随即扬手一甩,瞳瞳小小的身子就朝着白琴飞去,那样无所谓的,就像在扔一件无关紧要的东西。

白琴一惊,生怕瞳瞳受伤的她紧张的张开双臂小心的接住飞来的小身子,看着怀里安然无恙的孩子一颗心才安心。

低头温柔怜惜的亲了亲瞳瞳的额头,抬头扬眉,压抑着怒气质问,“楼驭西,他是你的亲生儿子,你的血当真是冷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