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炽恋:冷酷首席的出逃妻

千里逮逃妻9

千里逮逃妻9

楼驭西感受到空气中有异动,想必是南宫凛的人跟来了,随即转身不愿再多啰嗦,只冷冷抛下一句话,“马上跟我走,要不然我就把这小子送到你再也见不到的地方去。”

白琴咬牙,双手抱紧瞳瞳,低下头看着孩子纯真可爱的睡颜,心中又是一阵柔软。

就当是为了孩子,白琴这么安慰自己,随即无奈的抬步跟上楼驭西的脚步。

坐着楼驭西的车来到一个私人飞机停车场,白琴抱着瞳瞳连夜搭坐楼驭西的私人飞机回到中国H市。

瞳瞳退烧后安稳的睡了很长的一觉,醒来睁开眼,已经是在回楼家的豪华私家车上了。

白嫩嫩的小手揉揉眼睛,脑袋在白琴怀里蹭了蹭,瞳瞳用软糯的声音开口,“妈妈,我饿了……”

正沉浸在抵触回到杀父仇人身边的白琴闻声低头,露出温柔宠爱的笑容,低头用脸贴着瞳瞳红彤彤的小脸蹭了蹭,“好,瞳瞳想吃什么?”

这是三天来瞳瞳第一次清醒的开口跟她说话,怎能不让她高兴,抗拒愤怒的心一下子柔软下来,充满着对孩子的爱。

“我想吃……”瞳瞳墨绿的眼睛灵动的转动,忽然瞥见旁边还坐着一道高大的身影,可爱的小脸顿时隐去撒娇的笑容,坐直身体,毕恭毕敬的轻喊一声,“爸爸。”

奇怪,他怎么睡了一觉,爸爸就出现了?爸爸不会再让人伤害妈妈吧?想起那晚看到的一幕,瞳瞳顿时紧张的抱着白琴。

“怎么了?”白琴觉察到瞳瞳非常明显的颤抖,担心的询问,“瞳瞳觉得冷吗?是不是烧还没褪退尽?”说着,伸手在瞳瞳额头摸了摸。

“不冷……”瞳瞳低声摇头,小脑袋垂的低低的,不敢去看坐在旁边的楼驭西。

楼驭西冷眼看着瞳瞳对他的畏惧,还有白琴对孩子发自内心的关心和宠爱,这些……以前在童安雪身上他都不曾见过。

所以,他强行带白琴回来的决定一点都没错。

白琴终于看出瞳瞳是在怕楼驭西,心里对楼驭西的强直和冷漠很是来气,他对别人无情也就算了,可是对自己的孩子也这样,让瞳瞳小小年纪就心生畏惧,他这个父亲也太不合格了。

轻柔在瞳瞳背上拍了两下安慰,白琴温柔对瞳瞳笑道,“瞳瞳想吃百合莲心粥吗?妈妈小的时候外婆常常做给妈妈吃……”因为想起曾经甜蜜无忧的童年时光,白琴的唇瓣绽开一抹惑人的弧度,美的令刚好抬眸望来的楼驭西移不开眼。

曾经,她一定很幸福吧?

可是她的爸爸白宇霆却毁了他的幸福,想到这,楼驭西心底刚刚泛起的一丝柔软瞬间熄灭,被冷硬代替。

“回到家里,如无必要,仍和以前一样,待在庄园教瞳瞳识字学识,不能擅自外出。”冰冷的声音响起,瞳瞳不由自主的瑟缩一下。

白琴心疼的揽住瞳瞳,随即侧首冷冷瞪着楼驭西,讽刺道,“你除了威胁和强迫,别的都不会了?”

白琴的反抗看在楼驭西眼里是种新鲜的挑战,从来没有那个女人敢那样对他说话,她绝对是第一个。

脑中不由的想起六年前在纽约的那一晚,她也是那样桀骜不驯,出其不意的捏住他的“弱点”。

身体,顷刻间有了反应,在这个狭小的空间,在这个不合时宜的时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