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炽恋:冷酷首席的出逃妻

千里逮逃妻10

千里逮逃妻10

楼驭西心里闪过一丝讶异,对着这张看了五年厌恶了五年的脸,自己居然会仅仅只是一丝意念就产生了反应。

沉默,在车厢里蔓延。

黑色奢华的私家车在山道上稳稳的行驶,一路畅行无阻的回到圣岸庄园内,白琴带着瞳瞳直接去了庄园的厨房,打算给他做百合莲子粥。

一大一小的身影走在碧绿的草坪上,正午的阳光投射出一道旖旎的风景,楼驭西转身之前不经意的一扭头,微微一怔。

墨绿色深沉的眸子快速划过什么,来不及抓住就消失,如天边的流星,灿烂却短暂。没再逗留,楼驭西快速转身离开。

楼驭西给庄园里的保镖和佣人们下了命令,禁止白琴离开庄园的范围之后就去公司了。

此时,远在旧金山雪影宫殿的南宫凛正神色冷凝的听着属下得来的最新消息,阳光打在他明净俊秀的脸上,透着忧郁的气息。

处在H市的情报着已经证实,白琴和瞳瞳都被楼驭西带回去了。任他怎么努力严密的保护,最终还是失去,欣长健壮的身体失重般的坐回椅子,一向温润斯文的他竟有种强烈的冲动,想要追去H市,把属于他的人抢回来。

最后,南宫凛放松僵硬的身体,长长的舒了一口气,他知道,他的想法是徒劳,因为白琴心底的那个人始终都是楼驭西。

不管爱也好,恨也好,如她口中所强调的放下释怀也好,那些通通都属于楼驭西一个人,跟他毫不沾边。

就是这样毫不沾边的关系,让他感到深深的无力,以及挫败。

昨晚他等到很晚还是没等到白琴和瞳瞳回古堡,最后他派去暗中保护的人回来了,说是把人跟丢了。

于是大晚上的,他发疯似的调动一切可以调动的力量,想要找回他们母子,却发现就像大海捞针,一无所获。

焦虑中,他想到了楼驭西,也只有他能神不知鬼不觉的在他的地盘上把人带走,于是连夜通知H市的情报员密切留意,果然发现他们的行踪,一切如他猜测的那般。

只是想不到,楼驭西竟然这么的快,看来的确是个不容小觑的对手。

“凛,这是新的任务,对方强烈要求你亲自出手。”秋璐拿着一叠资推门直接走进南宫凛的办公室,打断他的沉思。

南宫凛闻声抬头,微微拧眉,看也不看秋璐手中的资料,直接不悦开口,“你怎么没敲门?”

秋璐不甚在意的耸耸肩,俏丽的脸上一派无所谓,轮廓分明的立体五官让她看起来青春灵动。“我敲了,可是你没反应,这是紧急任务,所以……”说完,无奈的摊了摊双手,表示事情已成定局,是南宫凛自己的问题罢了。

清雅温润的脸庞闪过一丝不耐,修长的手指咯咯敲了两下桌子,随其起身拿起椅背上的外套往外走去,边走边交代,“交给其他人做吧,我有事要去,暂时没空处理这些事情。”

“诶?”秋璐看了一眼手中原封不动的绝密文件,回神过来马上追上去,“你去哪?什么时候回来?这任务要交给……”

等她问完,眼前已经没了南宫凛的人影,明媚的大眼一黯,停下脚步,用只有自己听的见的声音低喃,“是要去找她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