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炽恋:冷酷首席的出逃妻

是夫妻也是仇人2

是夫妻也是仇人2

车子朝着庄园急速行驶,安静的环境会给人很好的思考空间,楼驭西的脑中不经意的想起刚刚钱董事的那句话。

“听说您有个如花似玉的老婆,怎么从不见她陪您出席活动,哪天也带出来给咱见识见识啊。”

楼驭西突然觉得,其实带着现在这个白琴一起出席活动也是个不错的注意。

抬手看了看手腕上蓝宝石镜面的表,时针已过十二点,这个时候白琴应该跟瞳瞳一起休息了吧。

唇角冷硬的线条竟奇迹般的软化下来,黑暗中没有人瞧见,就连楼驭西本人也没有觉察到自己心境的改变。

一路畅行无阻的回到庄园,等楼驭西下车,季天漓再驱车离开,除非特出情况,否则他一般不留在庄园过夜。

步入安静的偌大客厅,幽蓝水晶灯散发着微弱的光芒,绕过客厅直接上楼回房,楼驭西脱了外套松了领带便走进浴室。

哗啦啦的水声持续了将近一刻钟的时间,等到他披着浴袍走出来时突然发现房间的灯光亮了。

他进浴室之前并没有开灯……

墨绿色的深邃眸子蓦地一沉,英俊完美的脸上闪过警戒和危险,直到走了几步发现靠近门口的方凳上那个纤瘦单薄的背影时才接触警报。

“这么晚了进我的房间……会让我会错意。”楼驭西停下脚步,拿起**的干毛巾随意擦拭湿头发,低沉的声音多了一分醇厚蛊|惑,少了一份冰冷。

白琴从方凳上站起身,双手倏然握紧,克制住心中的紧张,双眸的聚焦点落在楼驭西以外的地方,“你凭什么禁止我的行动自由?你也太专制霸道了吧?”

今天下午的时候,她本想带着瞳瞳出门,想要去墓园爸爸的坟前祭拜一下,毕竟五年后再度回到这个地方,她仅仅只是之前匆匆去过一次,而且停留不超过十分钟,想着爸爸这么疼爱自己,可是自己却在爸爸临终还是让他失望。

可是楼驭西这个可恶的男人,居然让庄园里的人限制她的行动,真是太可恶了。

所以她一直在等楼驭西回家,等着找他理论,白天的时候她一个人对上百个保镖,所以不得不忍。

楼驭西扔掉手中的毛巾,缓步走近白琴,灯光下她精致的五官越发的柔和,充满灵气的双眸因为生气熠熠生辉。“如果我能让你随便进进出出,那我又何必劳师动众的利用我儿子逼迫你回来?”

楼驭西的靠近,他高大挺拔的身躯顿时压迫而来,白琴不自觉的后退一步,心猛地一跳,脸颊微微发烫,她能清晰的闻到他身上清新的沐浴露味道扑鼻而来,这样的压迫感这样的气息通通都扰乱了她正常的思维,甚至干扰她的呼吸和心跳。

“以前你那个楼夫人不是也能自由出入吗?怎么我就不行?反正是同一个身份,同一张脸……”白琴恨恨道,却在不知不觉中透着一股酸味,只要一想到楼驭西跟其他女人做了五年的夫妻,她就做不到全然不在意。

“不一样,你会跑……”楼驭西伸手,食指挑起白琴精巧的下巴,那触柔滑细腻的触感令他爱不释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