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炽恋:冷酷首席的出逃妻

是夫妻也是仇人3

是夫妻也是仇人3

白琴猛的一跳,用力挥开楼驭西的触碰,她逃开一大步距离以策安全,恼怒开口,“你都不惜浪费资源花上几百号人管制着我了,我能跑去哪儿?”

“昨天凌晨,你还带着我的儿子在旧金山。”楼驭西看了看落空的手指,冷淡的指出一个事实。

“那我最后不还是被你抓回来了?”白琴气愤道。这就是楼驭西,霸道自私,根本不管别人愿不愿意,只一味按照着自己的意愿来活着。

他舒畅了,身边所有的人都痛苦。

“难保你下次还会跑。”楼驭西不甚在意白琴的痛恨,他径自走到衣橱前,取出一套睡衣,脱下浴袍,露出古铜肤色的身体。

白琴快速别过头去,不想要看到这长针眼的一幕,更不想被楼驭西影响。

楼驭西勾唇一笑,穿上睡衣来到白琴面前,冷讽,“既然深更半夜都摸进我的房间了,又何必装呢?”

白琴被讽的心中一刺,调转视线,敛去水眸中的受伤之色,强硬道,“我都已经答应陪你回到这个地方演戏了,我就会好好扮演楼夫人这个角色,但是你不能让那么多人监视我管制我的自由。我要最起码的尊重和自由。”

墨绿深沉的眸子顺着白琴白皙优美的颈部下移,眸色逐渐加深,楼驭西冷笑,伸手捏住白琴精巧的下巴,“想出去?”

白琴皱眉,这一次她没有再挣脱楼驭西的桎梏,虽未吭声,但是她的表情和行为都以默认。

楼驭西放轻力道,粗糙的指腹在白琴细滑的脸颊上来回轻轻摩挲,“那我倒要看看,你是如何扮演楼夫人这个角色的,等我确信你够专业的话……或许会考虑你的意见。”

这样轻佻的言行,让白琴羞怒,可是为了能走出庄园,她都咬牙忍下。压抑的声音自牙缝中一点一点迸出,“你到底想要什么?”

白琴发现,无论她怎么努力,在楼驭西身上永远占不了上风,所以的抗争和努力最后都是徒劳。

“你!”楼驭西蓦地翻看大掌扣住白琴的后脑勺,然后用力一按,白琴精致绝伦的小脸就猛的被拉近,几乎贴上他英俊完美的脸。

灼热的呼吸轻轻喷洒在白琴美丽的小脸,白皙的肌肤顿时染上红晕,楼驭西看的身体一紧,体内狼性掠夺的一面被唤醒。

沙哑着嗓音,楼驭西低淳的声音带着蛊惑人心的作用,“我要坐实你楼夫人的身份,我要你的人。”

白琴心口一滞,随即化开一丝钻心刻骨的疼痛,她最爱的人这么多年都无法忘怀的男人,却是她的杀父仇人!

忍住心悸,白琴用伪装起来的冰冷声音开口,“如果你要这具残破的身体,那么就拿去,反正你从来都不正视别人的拒绝,可是我告诉你,你能得到的也仅仅只是我的身体,这辈子都比妄想得到我的心。”

声音冰冷,话说的决绝无转圜,可是微微颤抖的声线却出卖了她内心真实的想法。

楼驭西心头微微一震,他知道白琴恨他,因为当年她亲眼见证他要摘掉白宇霆氧气罩的那一幕,他们之间有的……只有仇恨。

俊脸闪过一丝迟疑,很快被他掩饰,楼驭西漫不经心道,“无所谓,你的心,我从不稀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