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炽恋:冷酷首席的出逃妻

是夫妻也是仇人4

是夫妻也是仇人4

这样无情果断的话,一瞬间就将白琴本就伤痕累累的心刺得鲜血淋漓。

是啊,她所在意的,其实这个男人从来没有在意过。

她的爱情,渐渐掩埋在仇恨中,其实从未被珍惜过,真的很悲哀。

红唇微扬,白琴绽开一抹迷离的悲戚笑容,眼眶中酸胀蔓延,有温热的**似要夺眶而出。

别过脸,白琴高高扬起头,阻止那软弱的眼泪流出来。心中不断的警告自己不准哭,不准在不在乎你的人在面示弱,无论以前爱的再深再浓,这一刻也该清醒了。

“记住你今晚说过的话!”恢复正常的心绪波动,白琴高傲如女王般警告,“为了孩子,我也不会逃跑,但是你必须撤掉那些暗中的监视,我要自由的出入权。”

楼驭西静静的看着白琴闪过悲痛之后的坚强表情,心里莫名被梗了一下,他扬手提起白琴一丢,后者小小的身子就被扔上大床。

白琴猝不及防,只觉得一阵天旋地转之后就在**了,心中一慌,想挣扎着起身,楼驭西刚穿了睡衣还未扣上扣子的身体已经欺身而下。

健硕的胸膛上滚烫的体温透过白琴的大衣呢料传到过来,是那样明显的惊人,慌乱之中,白琴只能以手挡在胸前作为微薄的抵抗。

“你干什么?”白琴的声音透着惊慌,已然有些变音。

“如你所愿。”楼驭西淡漠说完便低下头在白琴的唇瓣印下。

是的,如她所愿,她愿意交付出身体,那他就给她想要的自由,如此……似乎很公平。

她曼妙的身体一如那一夜,跟印象中的一样美妙,那样青涩紧致的令他克制不住冲动,疯狂。

白琴被压制住,无论拳打脚踢如何出招,总能被楼驭西轻而易举的化解,慌乱之下挣扎的气喘吁吁。

直到他进入的那一刻她才彻底的明白过来,他最后一句话的意思。

他说,“如你所愿”。

如她所愿达成交易,她付出身体,换取自由。

什么时候,她跟他之间,变成了这么可笑又可悲的关系了?

身体不断的颤抖着,白琴自始至终都没有吭声,睁大一双空洞黯然的眼睛,茫然的看着天花板上的水晶灯,眼角不停有晶莹的泪水滑落。

自始至终,她的爱都没有得到回应,她的爱都是石沉大海,最后演变成一场悲哀的交易。

完事之后,楼驭西面无表情的沉默步入浴室,门没有关严,里面有哗啦啦的水声传出来。

白琴表情木然的坐起身,麻木的穿好衣服,下床离开。

昏暗的灯光下,白琴一路安静无语的回到跟瞳瞳一起的房间。

履行了交易的内容,那么这一刻她也该自由了,明天……她就可以去见见爸爸了。

自从爸爸死后,她因为悲痛过甚,刺激太大失忆,一转眼五年了,她都还没有好好的跟爸爸告别呢。

明天,她要带着瞳瞳去爸爸的坟前,为了爸爸,付出这样的代价也不算什么。

可是身体为什么这么冷呢?心为什么这么的痛呢?白琴不知道自己怎么了,她卷缩成一小团,缩在被子里,紧紧的抱住不停哆嗦的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