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炽恋:冷酷首席的出逃妻

是夫妻也是仇人6

是夫妻也是仇人6

第二天一早,白琴就发现那些暗中监视着她的人被撤走了,想想应该是楼驭西在履行昨晚的协议将人撤走的,并没有说话不算话。

不放心瞳瞳一个人在家,白琴现在一刻都不放心将瞳瞳放在自己的视线范围之外,一来瞳瞳是她的亲生儿子,二来则是因为瞳瞳之前受到的几次危险。

带着瞳瞳坐着庄园的私家车去了白宇霆的墓地,白琴为了瞳瞳的安全考虑,再者就算她不坐庄园的车子楼驭西一样能掌握她的行踪,所以就不必要再舍近求远的麻烦了。

山路颠簸,路并不好走,车子开得缓慢,花了三个小时才到白宇霆所在的青龙墓地。

说是青龙墓地,听名字气概,其实一点都不气概,只是一个在荒郊的小山丘,当时白宇霆买下它也是因为它的地势和风水,白琴的妈妈就葬在这里。

许久没来人,荒草盖住了前行的小路,白琴一路的拨开两旁的杂草和藤蔓才来到白宇霆坟前,瞳瞳一路乖巧安静的跟在白琴身后。

一个半拱圆形的自然土屏障,两座孤零零的坟头并立相伴,坟头上的杂草有半人高,不仔细看基本看不出这是什么。

看着这儿如此荒凉,白琴心头涩痛难受,鼻子一算,眼泪就从眼眶里落了下来。

当时爸爸死的时候她因为刺激太大悲痛过甚,以至于潜意识里不愿面对,弱懦的选择了逃避而失忆了,一晃整整五年,这是她第一次可以以白琴的身份重新回来,来到爸爸坟前哀悼忏悔。

她的一意孤行,招来楼驭西,让爸爸死前失去一切,死后也这么荒凉孤寂,她真的是个不孝女儿。

白琴站在白宇霆的坟前,神情哀伤痛楚,轻柔破碎的声音飘荡在幽冷昏暗的小山丘,“爸爸,爸爸,请你原谅心心,这么久才来看你……”

凄婉幽怨的哭声压抑而心碎,回荡在空寂的小山丘让人心生恐惧,尤其是瞳瞳才五岁大的孩子,他不知道这是怎么了,妈妈为什么这么伤心,可是他不敢问,只得讲小手紧紧拽着白琴的衣角。

哭了许久,白琴大概意识到自己耳朵言行吓到孩子了,擦了擦眼泪,红肿着眼睛看着瞳瞳,轻柔安慰,“瞳瞳别怕,来……这是姥爷,那是姥姥,你也来跟他们打声招呼吧,他们应该会……很高兴的。”

最后几个字,白琴说的有些迟疑,她不知道爸爸妈妈看到她生下楼驭西的孩子,带着楼驭西的孩子来见他们是不是真的会高兴。

“姥爷?姥姥?”瞳瞳扬起粉嫩可爱的小脸,言语之间是对这两个陌生称呼的疑虑。

“嗯,他们是妈妈的爸爸妈妈。”白琴深吸一口气,放下心中的迟疑,对着瞳瞳绽开一抹脆弱的笑容。

“哦……”瞳瞳点头,随即又问,“可是他们怎么住在这里?这里又暗又冷,什么都没有。”

这样无辜单纯的问题,就像在白琴千疮百孔的心口上又狠狠捅上一道,逼退的泪意瞬间又泛滥,“他们都去天堂了,姥姥为了在车祸中救妈妈离开人世了,姥爷……他后来生病了,就去陪姥姥了。”

瞳瞳看到白琴的眼泪,顿时心慌的伸出微凉的小手去替她擦拭,还一边童言童语的安慰,“妈妈你别哭,姥爷去陪姥姥了,妈妈有瞳瞳陪着,一样不孤单的……”

瞳瞳的孝心和善良,一下子把白琴冰冷淌血的心给温暖软化了,她哽咽着点头,“嗯。瞳瞳,跟姥姥姥爷说再见,我们回去吧。”

她回来了,就要把爸爸当年失去的一切都拿回来,她发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