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炽恋:冷酷首席的出逃妻

是夫妻也是仇人7

是夫妻也是仇人7

楼驭西坐在气派豪华的办公室里,俊颜染霜面无表情,唯有紧抿的薄唇在显示他现在紧绷烦躁的情绪。

面前的文件堆积如山,可是他就静静的坐在那里,什么都不想做。

“总裁,刚刚那份紧急文件……”等了许久还是等不到签署好的文件,市场部已经催了好几次了,席梦媛情急之下就硬着头皮闯进去了。

可是嘴里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楼驭西薄唇吐出的一个冰冷而威严的词给吓退出去。“滚出去!”

席梦媛身体一僵,森冷强大的气场让她浑身汗毛直竖,大脑还没反应过来身体已经先一步做出转身出去的行为,一张柔美俏脸顿时刷白。

忍不住打了一个寒颤,席梦媛匆匆跑出来办公室,带上门,这才敢大口的喘气。

楼驭西这个男人太阴晴不定,也太恐怖了。

办公桌上的电话这时响起,楼驭西侧头看了一眼来电显示,随即捞起电话,沉声开口,“怎么样?跟到了吗?”

那一头是被楼驭西一大早派出去的季天漓,也只有季天漓有那个本事能跟到白琴而不被发现。

“夫人带着瞳瞳去了白宇霆的坟地,就坐的庄园的车子,我想她并不打算瞒你,现在他们已经在回去的路上了。”季天漓敬畏如实的禀报。

“我看她不是不打算瞒我,而是根本不信我会让她彻底自由,所以不想大费周章的瞒天过海。”楼驭西冷冷一哼,便道出了白琴的真实意图。

季天漓沉默,不信任是世间最可怕的武器,可是扼杀许许多多的幸福和美好。

他们夫妻,是仇人,却又彼此在乎,可是经历过去种种,想要心无忌惮的在一起,真的很难很难。

“你不用再跟着了,回公司吧。”楼驭西说完便准备挂断电话。

不知是出于什么原因,可是因为楼驭西太倔强太孤单,也可能是他太想看到楼驭西真正的幸福,季天漓一时冲动就开口,“总裁……”

楼驭西挂断话的手在半空一顿,随即微微皱眉,“还有什么事?”

季天漓第一次失了冷静,急切的想要表达自己的个人观点,但又一时不知从何说起,但是楼驭西所经历的的,他从头到尾都作为一个旁观者看的很清楚。“其实……你可以告诉夫人实情的……”

季天漓的话还没说完,就被楼驭西厉声打断,“不要多事,做好你分内的事。”

“是。”季天漓一颤,声音立马低了下去,他们之间的事本来就不该他多管闲事的。

“啪”一声,楼驭西重重摔上电话,他凭什么跟那个女人解释什么?从头到尾伤害他伤害他们家的人都是白宇霆,他才是他们一家人的仇人。

车子到了大路,开的急速沉稳,白琴抱着瞳瞳,看着高楼和景物倒退,心头沉痛,不想也没有力气开口。

突然车子一个转弯,一条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大路出现在面前,依旧宛如当年,路两旁的树木浓荫遮路,枝繁叶茂的向世人展示着百年蓬勃旺盛的生命力。

心口的伤口再度裂开,钝钝的痛笼住白琴所有的情绪,她弓着微微颤抖的身体,大路蔓延到尽头,白琴突然尖锐的开口,“停车,停车!”

身旁昏昏欲睡的瞳瞳吓的睁开眼,司机猛的踩下刹车,在宽阔的道路上嘎吱滑行。

“夫人?”司机停下车,回头看着怔怔发呆不语的白琴请示。

“掉头,直开第二个路口左转。”白琴回过神来开口。

回家,她要回家,回属于她的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