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炽恋:冷酷首席的出逃妻

是夫妻也是仇人8

是夫妻也是仇人8

略显颓废气息的古典小洋楼,依旧如当年那个样子,白琴牵着瞳瞳的小手下车,缓缓走进居住很多年又离开很多年的家。

指尖一丝丝的凉意渗透,白琴不自觉的握紧手中那只温软的小手,那似乎会给她无穷的力量。

眼前有凌乱快速的画面闪过,那个深秋萧瑟的午后,她拖着行李箱,大腹便便的奔跑回家,听说爸爸病了,她心急而担忧。

秋水剪眸倏然瞠大,雾气遮住视线,落寞的痛苦充斥心间,连呼吸都不敢用力。

一手捂上心脏的位置,一点一点的舒缓着心痛,白琴看着眼前的景物清晰起来,冷静和理智也一点一滴的回归。

眼前的影象像玻璃一样碎裂,四分五裂的散在地上,白琴眼中的痛苦隐去,秋色水眸一点一滴的沉静下来。

“妈妈?”站在门口等了许久都没移动半分,瞳瞳终于仰起头小声的开口。

白琴低下头,露出一个沉静绝美的笑容,声线稳稳的温柔开口,“走吧,进去吧。”

推开虚掩着外院铁栅栏大门,白琴牵着瞳瞳走进院子,还是那棵老槐树,树下的池塘碧水清澈,草坪上的秋千架还在,只是缠绕的藤蔓枯萎了,长了不知名的野草。

听到开门声,屋子里跑出来一个年纪大的佣人,一看顿时愣在当场。

许久才回过神来,转身匆匆往屋内跑去,边喊边跑,“太太,太太……小姐回来了。”

这个佣人是现如今这个家里唯一的一个佣人,年纪虽大,却不是从前的。

屋子里传来乒乒乓乓的声响,一个打扮得宜的妇人慌慌张张冲了出来,看得出来很惊讶错愕,可能在午睡临时起身发丝还有些蓬松凌乱。

“安雪,安雪,你终于回来了。”王雅君冲到白琴面前,拉起她的手就急急的追问,“好些时日没回来了,我打你电话也联系不上,是不是……”

眼睛看到白琴手中牵着的瞳瞳,顿时中断询问,皱着眉头转口,“你怎么把他带这儿来了?”

白琴看着王雅君的反应,心一点一滴的沉下去,全身的血液在一瞬间凝固住。安雪冒充她,王雅君都知情,想当年爸爸待她们母女不薄,那个时候王雅君还一副贤妻良母的模样,想不到爸爸一死竟然这样算计她。

微微抬起头,薄凉的目光细细的打量着面前的王雅君,这五年多的岁月她比印象中苍老许多,虽然保养得宜,可已明显的显出老态来了。

觉察到白琴的异常沉默,王雅君目露不解,白琴眼中的冷意和疏离令心中莫名一惊,“怎么了?怎么不说话?”

白琴绝美清透的脸上闪过痛恨,她甩开王雅君的手,冷冷开口,“王阿姨,你恐怕认错人了吧?”

王雅君错愕变惊愕,心中的不安无限扩大,一下子跌入冰窖浑身发冷,她强撑着最后一丝冷静,干笑,“安雪,你怎么了?是不是又跟谁在闹脾气?”她吃不准,安雪是跟张世凯闹脾气还是楼驭西又跟哪个女星模特或是秘书搞暧昧了所以在生气。

白琴心中的寒意更盛,她毫不客气的对上王雅君越来越僵硬的脸一字一顿道,“今天还叫你一声阿姨那是看在爸爸的面子,现在马上滚出这个家,以后不要再出现在我的面前。”

“你……”王雅君被吓住了,脸上彻底僵化,愣愣的带着慌乱,目光闪烁的看着白琴说不出话来。

“你今天好好记住我这张脸,是我白琴,不是你的那个冒牌货女儿。”白琴走近一步,凑上自己那张完美无瑕的绝美脸庞。

“我……”王雅君被吓的不自觉后退,退了几步双腿一软就跌在地上,脸色难看的就像见了鬼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