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炽恋:冷酷首席的出逃妻

是夫妻也是仇人9

是夫妻也是仇人9

白琴牵着瞳瞳的小手,站在小洋楼大门外的水泥路上,看着王雅君拖着一个不大的行李箱离开

直到那个狼狈蹒跚的身影消失在视线范围之内,白琴才转过头,对着那个战战兢兢的老佣人淡淡开口,“通知锁匠过来,一会儿我会给你结算工资,明天开始不用再来了。”

说完,径自牵着瞳瞳的走朝屋内走去,声音温柔道,“瞳瞳饿了吧?妈妈给你做饭。”

老佣人脸上闪过失落和慌乱,最后变得黯然死寂,转身去打电话、收拾东西准备离开。

白琴为瞳瞳做了可口的家常饭菜,吃饭之前老佣人就被打发走了,她不是没看到老人眼中的慌张和为难,但是……一个对安雪冒充她身份的这件事知根知底的人,又能单纯善良到哪里去?

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所以她留不得,该狠心时就要狠心。

吃完饭,锁匠就来了,白琴带着瞳瞳在花园里,各个房间逛了逛,跟他讲了自己小时候的事情。

换好锁,白琴拿着钥匙付了工钱,正置身在花园一角,颓败的枝叶间土壤中还带着淡淡的百合花香。

“这里以前种着百合花,每年花期来临的时候,满园芬芳,待在房间的时候一开窗就能闻见这种淡雅到极致的味道……”白琴眸光哀伤悠远,被美好的回忆所困,可是现实是妈妈半生的心血全都被毁了了,只剩这一片狼藉。

午后的阳光微微有些黯淡,一切都是淡淡的,就连白琴脸上的哀伤也是淡淡的。

“就像妈妈身上这种味道吗?”瞳瞳闻着土壤中散发的淡淡花香,觉得跟妈妈身上的味道是一样的。

“可能吧……”白琴一回头,淡淡的忧伤和恬静的芳华全都凝固在绝美的脸上,看着铁栅栏之外,那个欣长清隽的身影慢慢走近,那张略显冷漠的英俊脸庞在惨淡的日光中显得越发薄凉,与他周身散发的冰冷气息相得益彰。

“爸爸?”瞳瞳也觉察到白琴的异常,转头一看,原来是楼驭西来了,便乖巧的喊了一声。

楼驭西眼神一敛,表示已经听到,他目不斜视的看着白琴,一步一步朝着她们走过去。

深刻的面容极其英俊,刚毅的五官轮廓如同是用一大块冰雕精心镌刻而成,如同高高在上的太阳神,冰冷却俊美得令人移不开眼睛,深不可测的墨绿色眼眸,深不见底捉摸不透,却锋利如鹰隼,不带人类的一丝情感。

白琴再一次被震住了,并不灿烂的阳关下楼驭西卓尔不凡英气逼人,她真的没有见过英俊到如此地步的男人,明明冰冷无情,却有着与身俱来的尊贵和优雅,散发着良好的涵养,那么致命的吸引着所有人的注意。

明明……是该恨的人,心却一次又一次的违背初衷为他跳动。

楼驭西自来到白琴面前站定,高大伟岸的身体投下的影子将白琴全部笼罩,遮去她仅有的一点阳光,令逼至阴暗角落的白琴忍不住呼吸一滞。

“办完了事为什么还不回家?”出人意料,楼驭西开口第一句说的竟然这样温情,就连声音也似乎染上了平时没有的温柔。